百合姐妹4

1.被麻绳吞噬的家庭教师

「啊,写不下去了——」

阿久把圆珠笔随手一丢,上半身趴在桌子上伸直了胳膊,像只猫似的努力伸
了个懒腰,然后就维持着这个姿势软塌塌地伏在那一动不动了。

「二次函数什么的,学了有什么用啊——」

脸贴在暑假作业本上,她也毫不在意,就这么趴着嘟嘟囔囔地发着牢骚。台
灯的光线正打在她的侧脸上,晃得她微微眯起双眼。不带一丝瑕疵的细腻肌肤和
健康黑亮的头发在泛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娇嫩。再加上她现在这副撒娇耍赖的小
模样,真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抚摸抚摸。俗话说,女大十八变。刚满十七岁的阿
久,已经开始显露出了一点「变化」的苗头。五官的轮廓也好身体的线条也好,
都有了渐渐发育成熟的味道,犹如晨露中刚刚绽放出第一缕光彩的花苞,娇艳欲
滴,惹人怜爱。不了解她真面目的人,一定会被她的外表迷惑吧。 查看更多

百合姐妹3

第三部起源篇(上)

1.神秘的贵宾

「哈……哈……哈啊——」

「嚯嚯嚯,这里舒服吧,小猫咪。」

「不,不要……哈……那……那里不啊啊——」

「叫吧,叫出来吧,不需要忍耐哦。」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加重手上的力道。两只粗硬肥硕的大手分别抓住我
的左胸和下体用力揉搓着。我双手被绑在背后,两腿分开,大腿和小腿被折叠着
捆在一起,横七竖八的绳子遍布全身,把我捆成了个肉粽,一点都动弹不了。我
大声喘息着,虚弱而又不情愿地靠在这个肥胖的男人怀里,被他娴熟的手法撩拨
得无法自持,发出一浪高过一浪的呻吟。下体持续不断地涌出蜜汁。 查看更多

百合姐妹2

续篇:奇怪的比赛

1. 落入魔爪

恢复意识的时候,只觉得身体格外沉重,不能随意行动,仿佛被倦怠感压垮
一般。

我什么时候睡着的?睡了多久?现在几点?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喂,她怎么醒了?这才半个小时啊!”

“体质差异吧,用阿久做实验的时候可是睡了足足一个半小时的。”

“所以说,你们以后不要老拿人家做实验啦。”

“别慌,你们继续捆,别的我来处理。”

零星的对话声飘进脑海的同时,我慢慢地睁开眼睛。尚未完全恢复的模糊视
线中,出现的是陌生的背景和熟悉的人。妙姐微微眯着眼睛,带着审视猎物一般
的笑容俯视着我。 查看更多

百合姐妹1

1.从束缚中醒来的清晨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朦胧之中传来了熟悉的手机闹铃声,已经是早上了么。我平时总是早睡早起,
但今天却一点也不想起床。全身尤其腿部的肌肉都被一种无力感所侵蚀,头脑昏
昏沉沉的,眼皮也觉得格外沉重。

“嗯…………”

喉咙深处下意识地发出一声饱含倦怠的呻吟。偶尔睡个懒觉,应该问题不大
吧。一边这么想着,我试图抬手摸索那个恼人的闹铃声的来源,可是——我发现
自己的手完全动弹不得。手腕处传来紧实的束缚感,手指似乎也以五指并拢的姿
势被什么东西缠住,紧紧贴在大腿两侧。我用力挣扎,感觉手臂紧贴身体的压迫
感微微减轻,但无法进一步挣脱。刚一放松,手臂立刻又被拉回原位。 查看更多

蟲少女

小瞳是位高中女校昆蟲社的死忠社員,身為高中生的她,從小就異常的喜愛昆蟲這種六隻腳的生物,對她來說,昆蟲以成為小瞳生命中的一部分。

到了週末,身為昆蟲迷的小瞳,總是會到處觀察ˋ捕捉昆蟲,今天,小瞳來到了學校後山,進行昆蟲考察。

當天天氣很熱,太陽很大,只穿了一件襯衫和長褲的小瞳,流了滿身大汗,身上的衣物整個濕透,整件黏在身體上,使行動相當不方便,可是眼見目的地快到了,只好硬著頭皮繼續走下去了。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