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爱穿丝袜的女孩

此時正是深秋的晚上,一個人散步的她穿著連身短裙正往家走,為了看快要開始的韓劇。一陣風過,她打了個寒戰,突然發現尿有點急,於是只好加快了腳步。她叫欣妍,s大學新生,因為不喜歡吵鬧,所以並不住校。欣妍的父母都在國外做生意,只有春節才回來,欣妍平時不太愛說話,所以也很少有同學找她。

今天她格外漂亮,應該說每天都很漂亮。其實她不住校除了喜歡安靜之外,還因為她十分迷戀絲襪,每天都穿著,睡覺也一樣,除非是髒了才會脫下來,但洗完澡之後又會馬上穿上乾淨的絲襪,住校就不能這樣了。欣妍今天也不例外,因為天冷,她穿了兩層絲襪,裡面是肉色的,外面是灰黑色的,再配上純白的棉襪,只能用迷人來形容。

到家了,欣妍上到最高層,來到房前,正要拿鑰匙開門,突然有一個男子從後面撲上來。欣妍還沒有反應過來,張著嘴正要叫,一塊毛巾便捂上了她的口鼻,她剛想掙扎,一股藥味就衝了上來,漸漸的她便覺得自己手腳麻木,倦意也陣陣襲來….。接著那男子把昏迷的欣妍拖進了她家隔壁的房間,那男子叫城,剛搬來的,只是欣妍不認識他,而他早就想綁架欣妍了。

“這麼簡單就成功了”城看著床上上昏迷的少女,似乎不敢相信。打量眼前的獵物, 城不由緊張地嚥了口口水。這就是鄰居家的美女,白皙的皮膚,小巧的嘴唇輕輕抿著,烏黑的短髮雖然有些凌亂,卻更顯出少女的青春與活力。連身短裙包裹著纖細的身軀,修長勻稱的雙腿,絲襪、白色棉襪構城了難以抵擋的誘惑。城的眼前不禁一陣眩暈,但馬上又回過神來,該幹正事了。

他從床下拖出了早已準備好的東西,開始捆綁欣妍。城把欣妍翻了個身,將欣妍的 雙手在背後並排在一起,拿來一根柔軟但十分堅韌的棉繩,仔細地綁了起來。橫綁幾圈,繞幾圈,又交叉幾圈,豎綁幾圈,手法十分嫻熟,這樣綁好了雙手,他又拽了拽,不錯,絕對不會把欣妍勒壞但又使欣妍不可能掙脫。接著他用相似的手法把欣妍的雙腿也牢牢地綁在了一起。然後他扶起欣妍,把欣妍的手臂和身體細心地綁在了一起。這樣心 眼再怎麼掙扎也只能不斷的扭動身體,除非城把繩子解開,否則欣妍永遠也掙脫不了,但城是不會放開欣妍的,畢竟他垂涎了那麼久。
接下來,城拿出一雙乾淨的絲襪,一隻手輕輕的捏著欣妍的臉頰,當欣妍的小嘴在無意識中張開時,城小心地把絲襪往欣妍嘴裡塞,把欣妍的小嘴堵了個結實。隨後,拿起一隻肉色長絲襪,把欣妍的小嘴一圈圈緊緊蒙住,在腦後打了個結固定好,這樣做欣妍就休想把嘴裡的絲襪吐出來。城又拿過另一條絲襪,蒙住了欣妍的雙眼。然後城取出一小瓶防鼻塞的藥劑讓欣妍吸進去,免得欣妍呼吸困難給悶死。最後城用一個厚絲襪diy的頭套,把欣妍的頭套了進去,這樣欣妍怎麼也別想把蒙眼睛和蒙嘴的絲襪蹭掉。這個絲襪頭套不錯,把欣妍的腦袋連同脖子十分妥帖地裹上了。

城又抱起欣妍,把她裝進了一個固定在床上的睡袋裡,只有頭露出來。這個睡袋是城改造過的,很緊,脖子處的縮口可以用繩子綁住,這樣就算是欣妍沒有被綁起來也別想從睡袋裡出來。城滿意的看著眼前的「作品」,得意地笑了。接著他打開了電視,調到24小時頻道,然後鎖上房門出去了,他要去遠郊取東西。這棟樓因為價格太貴,住的人很少,隔音效果又很好,城又在綁欣妍房間的每個角落都裝上了隔音材料,連窗戶也是雙層的隔音玻璃,就算在房間裡打架別人也聽不見。

不久,欣妍從很不舒服的睡眠中醒來,在黑暗中似乎只有她一個人存在,腦袋還有些隱隱作痛,嘴巴和眼睛上好像還蒙著什麼東西。她突然想起剛才的事,驚恐地要坐起來,卻發現到身體的完全不聽使喚,好像整個身體被粘結劑粘了起來一樣。欣妍意識到自己被綁起來了,於是開始拚命掙扎,卻只能裹著睡袋在床上蠕動著身體,想喊救命,卻只能從喉嚨深處發出微弱的「唔..唔..」聲,喊不出來,看不見,欣妍害怕急了,絕望地想掙脫全身的束縛。

臉上的感覺很熟悉,是她最喜歡的絲襪,可現在這蒙在臉上的絲襪卻讓她拚命想蹭掉,可任欣妍怎麼努力,頭套還是牢牢裹著,蒙嘴和眼睛的絲襪就更不可 能蹭掉了。欣妍忍不住哭了,但眼淚很快被絲襪吸乾了。欣妍現在就像一隻扎得結結實實的粽子,她漸漸明白了自己的處境,被綁架了,不知道後面會怎麼樣,只好繼續徒勞 的掙扎,拚命扭動著身體。

漸漸,欣妍累了,鼻子費力的呼吸著。這時她才注意到電視的聲音,整點報時,十點了。絕望的欣妍稍微平靜了一點,畢竟這樣徒勞也只是白費力氣。可是正當她想辦法的時候卻發現了一件更麻煩的事情『尿急』。剛才還沒來得及回家放鬆就給綁了。這下 欣妍又恐懼起來,還不知道要被綁到什麼時候,要是憋不住了怎麼辦。欣妍又開始了奮力的掙扎,試圖轉移注意力,但尿意似乎故意和她作對,欣妍越是怕,尿就越急,要忘 記尿意已經不可能了。

欣妍好後悔剛才在街上喝下的那一大杯奶茶,這下欣妍更難受了,被人死死得綁著,堵著嘴蒙著眼,欣妍想要大哭,卻依然只能發出細微的「唔..唔..」聲 。面對越來越急切的尿意,欣妍只能緊緊夾著雙腿,雖然她的美腿早被牢牢得綁在了一起。欣妍照舊只能費力地蠕動著身子,連坐起來都不可能。欣妍意識到自己被什麼東西裹著,然後用繩子固定在床上。於是欣妍使出最後的那點力氣,想要將把自己固定在床上的繩子掙斷,然後就可以挪動身體,利用門把手之類的東西把頭套什麼的拉掉,然後吐掉嘴裡的絲襪,用嘴咬個鉛筆什麼的打電話報警。

欣妍又有了希望,然而城不是笨蛋,睡袋固定得很牢,不可能掙開的,欣妍也不可能從睡袋裡鑽出來,所以欣妍再怎麼掙扎也還是徒勞。欣妍意識到了這些,很快就絕望了,只能努力忍著越來越急的尿意。欣妍這下連哭的力氣都沒了,只是偶爾費力得挪動一下身子,試圖換個舒服點的姿勢。

剛才還想趁綁架者還沒回來掙脫束縛逃走,但現在絕望的欣妍反而希望那個綁架她的人能快點回來,或許還能行行好放她上個廁所,讓她不那麼難受。熬了好久,電視又一次整點報時,已經十一點了,欣妍感覺自己馬上就要憋不住了。就在這時,欣妍聽到了開門聲,城報著一大箱東西回來了。欣妍著急地「唔..唔..」著,城把欣妍從睡袋裡抱出來,一下子撲到欣妍身上,隔著絲襪蹭著欣妍的臉,手在欣妍身上不住地遊走。

原來是個變態,欣妍這下徹底絕望了,只能徒勞地想避開那雙在她身上亂摸的手。城的目光掃過欣妍全身,當停留在那雙夾緊著並且不斷摩擦著的苗條雙腿時,他明白了欣妍想說什麼。於是他湊近欣妍的耳朵說:想尿尿嗎?只要你聽話我就讓你去。欣妍慌忙地使勁點頭。

城解開綁在她膝蓋那裡的繩子,翻開欣妍的裙子,伸手去拔他的兩層絲襪(欣妍不喜歡穿內褲), 賊笑起來,「你的穿著真讓我興奮」,將欣妍抱起放到馬桶上把欣妍的兩條大腿撐開,將私處對準馬桶,柔聲說「到地方了,可以放鬆了」欣妍上半身顫抖著,不斷的發出「唔..唔..」的聲音,顯然是對這個姿勢感到羞恥。然而最終生理上的壓迫戰勝了理智的防線,一股透明的液體噴湧而出……

城將欣妍抱回床上整好衣物,從新「關」進了睡袋。隔著頭套城看不清欣妍的表情 ,只能聽見她隔著頭套厚重的呼吸聲,看樣子好像在抽泣。城給自己帶上了阿拉伯面罩,把自己的樣子完全遮住了。城兩手的手指在欣妍脖頸上遊走,隨後解下了欣妍的頭套和蒙眼布。欣妍雙眼中充滿了悲傷與恐懼,再加上眼角未乾的淚痕,被緊緊堵住的嘴更加深了了那種少女楚楚可憐的感覺。

「如果你答應我不喊,我就可以幫你把嘴裡的東西取出來,怎麼樣?莫非你想一直這 樣被堵嘴」。「唔~~唔~~」欣妍用力地點著頭。

「求求你放了我吧,不要傷害我,我不會告訴警察的,只要您放了我……」「唔唔」 欣妍的嘴又被堵上了。

「我喜歡把美女綁起來,看美女這樣我就很爽很舒服,只要你聽話我不會傷害你,否則…….」說著,他的手上變魔術一樣出現了一把彈簧刀「我的脾氣不好,有時候激動起來不知道會做什麼事,所以你最好給我老實一些」。欣妍驚恐地點了點頭。

城從新把欣妍的頭「包紮」好,就關了燈和電視,鎖了房門到另一個房間睡覺去了。欣妍再次陷入了無盡的恐懼和黑暗之中。

早上,城搖醒欣妍,解開了欣妍頭上臉上所有的束縛,給欣妍擦了臉,讓欣妍漱了口,然後像昨晚一樣讓欣妍上了廁所,最後餵了飯,然後又把欣妍的嘴堵上,眼睛蒙上再套上頭套,裝回睡袋。就這樣,欣妍只有在吃飯的時候才能得到最小限度的解放。每天欣妍只能早晚各上一次廁所,晚上兼大號,所以還是得憋尿。日子就這樣過了一周,欣妍差不多也給綁絕望了,不像以前那樣奮力掙扎了。

畢竟是一周沒洗澡換衣服,欣妍身上也有點味道了。身上原本的連衣裙被剪成了碎片,絲襪、胸罩也被脫下來扔到了旁邊;原本纏繞全身的繩子也被鬆開,不過欣妍還是沒有獲得自由—-雙手被更為堅固的手銬反銬在了背後。當她渾身赤裸的躺在盛滿水的浴缸裡時,還以為自己即將被侮辱,不過那個男人只是照例將欣妍堵嘴蒙眼,又在上面蒙上了一層紗布口罩。

城突然伸出手,捧著欣妍的頭,用力向浴缸水面下壓去。「唔~」欣妍搖擺著頭,奮力的抗爭,但因為手腳被拘束,無法用力,欣妍害怕極了,以為這次自己的生命會這樣就結束了。不久強加在欣妍身上的壓力突然消失了,她的身體一躍而起,城伸手取下了口罩,女孩因為窒息而變得通紅的臉蛋露了出來,她抽著小鼻子,呼吸這久違的空氣,被堵住的口中發出沉悶的「嗯,嗯」的喘息聲。

城剛才的行動已經向欣妍擺明了:不要試圖反抗,他具有絕對的生殺大權。事實也證明了效果,欣妍沒有一絲反抗,最多發出一兩聲的輕微的呻吟,在絲襪封堵下,幾乎聽不到。

洗完澡擦乾了欣妍的身體,城用一張大浴巾將欣妍裹了起來放在椅子上。開始餵她吃早飯 ,看來浴巾太單薄了,欣妍一直在抖,她很快吃完了城餵她的熱飯菜,也沒發現裡面有迷藥,沒多久就昏昏沈沈睡過去了。城把欣妍抱回床上,從床下拖出了昨晚帶回來的一箱東西,原來是幾條連身絲襪,還有緊身衣,緊身長手套什麼的。看樣子會有個大工程了。

他先用一些棉花塞進欣妍的尿道,然後貼上衛生棉再穿上超薄褲襪;接著用絲襪塞進欣妍的嘴裡;再來是一件腳包到頭的全包裹樣式的肉色連身絲襪,很緊而且彈性很好。穿好後城用小型縫紉機縫好背後的開口,這樣即使欣妍沒有被綁著,不借助工具也脫不掉這柔軟貼身卻又無比堅韌的特製全包裹樣式連身絲襪裝。

隔著絲襪,城用另一條大腿長絲襪將欣妍的嘴蒙住,絲襪沒有影響欣妍的臉型,只有嘴唇處略微突起,但並不影響整體的平整。接著他又給欣妍又穿上一層肉色連身絲襪和一層白色連身絲襪,都妥帖地從腳包到了脖子。然後再用彈性繃帶將整個下體封得嚴嚴實實。就這樣連身絲襪包滿了欣妍全身,透露著一股神秘的誘惑。

城接著又拿出一套純白的緊身彈性韻律服,小心翼翼的幫欣妍穿上,再撫平身上的每一處褶皺。白色半透明的緊身韻律服,緊緊貼著欣妍的連身絲襪,泛著淫靡的絲光。接著城又給欣妍戴上了長過手肘的白色緊彈性手套。城接著把欣妍的眼睛用另一條大腿長絲襪蒙上,拿一個精緻超薄的彈性絲襪頭套,將欣妍的腦袋套住,並與連身絲襪和緊身衣相連,接著用微型縫紉機將它們縫為一體。

城兩手在欣妍身上從頭到腳貪婪的撫摩著。純白泳裝式樣的緊身衣、連身絲襪和長至手肘的緊身手套,在城的「幫助」下,欣妍陸續穿戴上了這些精緻,性感的服飾。

接下來就是嚴密的捆綁了,城抓過幾捆長布條,像原來那樣把欣妍捆綁了起來,在關鍵的地方又進行了加固,想要掙脫是根本不可能的。不過這次他沒有把欣妍裝進睡袋,而是另有打算。城將欣妍的雙腿套入一隻大號的白色大腿長絲襪,大腿絲襪一直套到欣妍的翹臀,延伸到欣妍的腰部。

拘束不會這麼簡單就完了得,他又轉身從那一大疊相同的連褲襪中拿了另一隻,開始第二層的包裹。這樣直到所有的褲襪一共五件全部穿在了雙腿上,多層褲襪良好的彈性成為最有力的拘束,完全將欣妍的雙腿束為一體。為了保持全身的勻稱上身也有相應的穿著。

城再拿出幾隻白色的大腿長絲襪,從頭開始將欣妍的上身,連同被拘束的雙臂一起套了進去,接著一直往下拉,胸部,腹部,下沿一直包到了臀部,被扎進褲襪之中並縫為一體。當然,同樣穿了五件,保證上身拘束也是一樣的嚴密,欣妍此時彷彿成了一個絲襪的繭子。在這樣一個寒冷的秋日中顯得是那麼溫暖、柔和。

欣妍現在的狀況只能用「最糟糕」來形容了:眼睛被蒙著,嘴裡也被堵得嚴嚴實實 ,再加上那層層的絲襪裝,想發聲是不可能的事情,呼吸也受到限制,不過絲襪的透氣性還算好,只要欣妍不劇烈掙扎搞的氣喘噓噓的,呼吸就沒問題。欣妍看不見任何東西,不能說話和行動,唯一能活動的,也許只有大腦了。城在欣妍身上蹭著,現在就等欣妍醒過來了…..

過了不久欣妍醒了,雖然腦袋依然昏昏沉沉,但她很快發現自己被包裹在了層層的絲襪之中。欣妍想脫掉全身的絲襪,但很快她就發現這是不可能的,因為自己被更嚴密的捆綁束縛著,只能在床上蠕動著曼妙的身體。突然她感覺到男子緊緊壓在了自己身上,不斷的撫摩,不斷地蹭著她的乳房。欣妍拚命掙扎,但馬上不得不放棄了,因為呼吸跟不上了。

漸漸欣妍的私處有了感覺,城的刺激已經勾起了欣妍的性慾,刺激著欣妍私處敏感的神經。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只好絕望地扭動著身子,使勁「唔..唔..」著,希望這個禽獸能快點住手。但欣妍的掙扎與「叫喊」更刺激了城的感官,他更歡地撫摩著欣妍的身體。而此時欣妍已經難以自制,又只能任憑這個變態折磨著自己,欣妍感覺自己快要暈過去了。

城看見欣妍快不行了,於是停了手,坐在床邊欣賞著欣妍費力喘氣的樣子。此時欣妍已經累得不行了,不久就昏睡過去了。睡夢中,欣妍正在街上走著,突然眼前像蒙了一層紗,什麼也看不清了,正想伸手把擋在眼前的東西拿掉,卻發現手根本動不了。於是想喊路人幫忙,可怎麼也喊不出聲,眼看路人都走開了,想追上去卻發現自己怎麼也邁不開步子。突然一切都消失了,眼前只有黑暗。

欣妍醒了,動了動身子,此時她似乎已經分不清現實與噩夢有什麼區別了。欣妍忍不住哭了,但在層層絲襪的壓抑下,怎麼也哭不出聲。她不明白那個變態為什麼要綁架她,為什麼要剝奪她的自由,要這樣折磨她。

到了中午,成並沒有給欣妍餵飯,更沒有解開束縛的意思。他實在捨不得拆開這完美的包裹,任憑欣妍「唔…唔…」地掙扎著。眼前的美景讓城氣血上湧,他忍不住又撲到了欣妍身上,不斷刺激著欣妍的感官。許久,欣妍再也忍受不了,發了瘋似的拚命掙扎,拚命「唔.唔.」地想要喊出聲,但這一切只是徒勞。欣妍掙扎了一會兒,不動了。因為情緒過於激動和缺氧暈過去了,城趕緊隔著頭套往欣妍鼻子裡吹氣,給欣妍做人工呼吸。

真是個變態,這時候了都不肯解開束縛,哪怕是讓她呼吸順暢一些。大概是城料到欣妍不會有事,他竟絲毫不緊張。果然欣妍很快就恢復過來了,此時的她已經沒有力氣再掙扎,腦海裡死的念頭都有了。城給欣妍蓋好被子,欣妍便很快睡著了。

睡了很久,欣妍醒了,被尿憋醒的。漸漸尿意越來越急切,在加上尿道塞著的棉花刺激,很快欣妍就感覺自己要控制不住這該死的尿意了。她使勁「唔唔」著,身子在床上不停扭動。城明白了欣妍的意思,賊笑著說「又想尿尿啦。偏不讓你去,你要敢尿在我床上我一定會強姦你的,自己看著辦!我真捨不得給你解開束縛,更捨不得放走你這個大美人……」

欣妍很害怕,她想起了曾經在小說中看到的女孩子被迫在綁架者面前小便然後被強姦的描寫,她更絕望的忍著尿意,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只知道多一點時間就多一點希望。欣妍拚命夾緊根本就分不開的雙腿。掙扎著堅持了好久,她終於再也抵抗不過生理上的急迫,尿了出來。

然而由於棉花的阻塞和衛生巾、絲襪、繃帶的層層包裹緊縛,尿有一大部分被堵在了尿道裡,只能慢慢流出來,欣妍越尿,尿意卻越急切,想停都停不下來。尿液慢慢浸透了欣妍的衣物,沾濕了床。正當欣妍驚恐萬分的時候,城脫了褲子,撲到了她身上,近乎瘋狂地抱著欣妍亂蹭,接著又爬起來抱起欣妍的絲襪腳貪婪的嗅著吻著,欣妍的絲襪腳濕了一大片。

接著成把欣妍的腳按在了自己的老二上,欣妍掙扎著,裹在一起的美腳不住地動啊動,強烈刺激著城的性慾,不久他就射了,乳白的液體沾了欣妍一腳。正當欣妍以為自己在劫難逃之時,她又嗅到了那股藥味,還沒來得及多掙扎幾下就昏迷過去了。其實城最後並沒有強姦欣妍,他發洩完了就解開了欣妍全身所有的束縛…

不知道睡了多久,欣妍醒來發現自己正躺在自家溫暖的被窩裡,全身的束縛都不見了,皮膚好像被什麼柔軟舒適而又溫暖的絲織物包裹著,久違的舒服。欣妍身上正散發著清香,顯然剛洗過澡。難道剛才是噩夢,不對!欣妍發現自己只單穿只一件乾淨的白色超薄連身絲襪,手腕上還有淡淡的勒痕,她驚恐地爬起來,費了很大力氣脫掉了連身絲襪,低頭看了看,自己並未被強姦,她鬆了口氣。

欣妍找借口和父母商量搬了家,她的生活漸漸恢復了平靜,經歷了這件事情,欣妍依然沒有改變對絲襪的迷戀,甚至連洗澡都捨不得把絲襪脫掉,確切地說是除非穿破了,否則從來就沒有脫過,洗澡可以一起把絲襪洗乾淨,又很容易乾,所以不需要脫下來。絲襪儼然成了欣妍下身的第二層皮膚。她經常還會想起自己被連身絲襪層層包裹的感覺,不過後來她看到繩子就害怕,被綁起來太難受了。然而她遭捆綁的故事遠未就此結束……

轉眼,到了次年夏天,學校組織到旅遊。今天欣妍依舊穿著絲襪,不過沒有穿裙子而是換上了運動短褲。絲襪和短褲的摩擦讓欣妍感到很舒服。下山時候,欣妍漸漸跟不上隊伍了,於是她讓同學先走說自己累了。其實是因為欣妍今天穿的那雙鞋子太緊了,走了一天腳都痛了,哪快得了。就在一個拐彎的地方,欣妍背後閃出一個人影,緊接著一塊毛巾蒙住了欣妍的口鼻。她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自己遭綁架了,想起上一次的經歷,欣妍拚命掙扎,但很快意識就模糊了。

醒來發現自己被結結實實地綁在了一張大靠背椅上,怎麼都動不了,眼前一片黑暗,自己的眼睛又給蒙上了。「唔.唔.」欣妍驚恐地掙扎著,繩子卻紋絲不動。這時欣妍感覺有人在捏自己的臉,難道又是色狼,「唔唔」欣妍絕望及了。「你逃不掉的,別白費力氣了」是一個男人的聲音,說完他便鎖上房門出去了。

此時的欣妍無助得掙扎著,繩子勒得欣妍很疼。屋子裡十分悶熱,欣妍早已經是滿頭大汗,衣服都濕透了,絲襪和著汗水緊緊粘在腿上。這樣過了很久,被堵嘴的欣妍已經口渴及了,又累又熱又餓,欣妍感覺自己快支撐不住了。這時外面近來一個人,一把扯掉欣妍的堵嘴布,一句話也不說,只是喂欣妍吃了點東西又灌了好幾碗水,欣妍肚子都快給撐大了,然後又塞住欣妍的嘴走人。

晚上,屋子裡四處飛著蚊子,把可憐的欣妍咬得渾身是包。衣服又粘又臭,腳被鞋子擠的很疼。坐了大半天,屁股也痛了,喝了那麼多水,漸漸尿意也來了。其實欣妍害怕的不單是被綁起來,還有堵嘴,蒙眼和尿急。到了早上,欣妍的尿又要憋不住了,卻沒有人來,堅持了好久,還是尿出來了,絲襪和褲子濕了一片。正當她絕望之時,警察破門而入解救了她。原來同學等了好久不見欣妍回來集合,擔心她出事就報了警。綁匪原來要綁架的不是欣妍,抓錯人了。

經過這次,欣妍對捆綁更恐懼了,然而開朗的她很快就忘了這件事….. 大學生活很快就過去了,又是一個深秋的晚上欣妍參加完舞會正往家的方向走著。此時的欣妍依舊是那個漂亮無比的少女,只是少了點稚氣,多了點成熟的美麗,顯得更加楚楚動人。她並不知道今晚等待她的將是一次長久的捆綁與束縛。

走到一個無人的街角,欣妍下意識地加快了腳步。背後突然閃過一個黑影,欣妍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聞到了一股藥味,「唔唔」掙扎了幾下,很快就失去知覺了。那人把欣妍拖進路邊的一輛轎車,絕塵而去。車最後開進了一座別墅,那人抱起欣妍上樓,把她放到了一張柔軟的大床上。接著他又給欣妍吸了點迷藥,看樣子又會有大工程了。

果然,他從櫃子裡抱出了一大堆東西,是連身絲襪什麼的,又是城綁架了欣妍。他拿起一件薄得幾乎透明的肉色連身絲襪,得意地笑了。這次城用的不是普通的連身絲襪,雖然它有著和市售高檔連褲絲襪一樣的質地、手感和外觀,但卻是用特殊材料製作的。

原本是為探索火星的宇航員而發明的布料,卻不知道城用什麼方法,從美國搞到了這種材料,做成了這些透氣性級佳,級富彈性同時能夠自動清潔皮膚調節溫度,絲薄柔軟而又無比堅韌,擁有貼身曲線的連身絲襪,當然,和上次一樣,是從腳包到脖子的,還帶有一個同樣材料製成的頭套,除了在襠部那裡留有可以打開並可以緊密貼合的小開口之外,全身沒有一處接縫,就連手套那裡也是一樣,看來城在很長的時間內是不打算給欣妍脫下這特製的連身絲襪了。

城脫了欣妍的鞋子和棉襪,忘情的嗅著、舔著、吻著欣妍的絲襪美腳,把欣妍的絲襪濕了一大片,他原來沒有戀腳僻,不過自從上次看到了欣妍的嬌嫩的美腳之後就深深喜歡上了欣妍的絲襪腳。陶醉之後就該幹正事了。

他脫光了欣妍身上的所有衣物和絲襪,修剪好欣妍的指甲,將欣妍的陰毛刮除乾淨,再用濕紙巾把欣妍全身擦了一遍,又用特製的乾洗劑給欣妍洗了頭髮,雖然欣妍身上本來就挺香的。他拿那件特製的全包裹式連身絲襪服,脖子那裡的開口,那絲襪的彈性相當好,城小心得將欣妍的腳套進去,逐漸向上拉,將欣妍的美腿裹進了絲襪中。

穿好雙腳後慢慢向上拉,絲襪包裹了小腿、大腿、臀部、再拉到了胸部。城小心地將欣妍的手臂套進去,費力地將欣妍的手指套進連身絲襪的手套中。最後絲襪包過肩膀、脖子。城用絲襪小心堵好了欣妍的小嘴,整了整欣妍的頭髮,給她戴上了同樣材質但顏色較深的頭套。相信任何一個男人都抵擋不了這樣的誘惑,城撲到欣妍身上盡情地摩挲著。

接著他又用同樣的方法給欣妍從腳到頭穿上了第二件,第三件。欣妍好像被這特製的全包裹式連身絲襪服整個吞下了一般,全身每個角落都被妥帖地包裹了起來,絲襪已經成為了欣妍的第二層皮膚。

因為這特製的絲襪材質透氣而且彈性非常好,所有絲襪都非常貼身緊實,蒙嘴的絲襪就可以省了,頭套由於顏色較深,套三層已經不太透光了,所以蒙眼的絲襪也不用了,這樣全身的線條都可以保持欣妍原來的曲線。此時欣妍的這身裝束,已經可以用天衣無縫來形容了,欣妍想自己脫掉這完美的連身絲襪是不可能的。

這完美的連身絲襪服,襠部留有十分精巧的縫型開口方便排泄,而且開口不用手分開會緊密地貼合上。城接著分開了欣妍的雙腿,打開了襠部的開口,把一小團消毒棉花緊緊塞進了欣妍的尿道,再貼上衛生棉。

後面就是嚴密的捆綁了,城抓過幾捆柔軟的長棉繩,開始了比上一次更加認真嚴密的捆綁。城抓過一條棉繩穿過腋下在欣妍乳房上部纏繞了幾圈,又繞到手臂將上臂的上半部分牢牢捆在身體旁。而乳房下部也幾圈,將上臂的下半部分和身體連成一體。在那乳溝部位,上下的繩子被拉到了一起,用另一根繩子捆住饒到背後,欣妍的乳房呈現出了更誘人的曲線。

接著另一條繩子在欣妍腰部纏繞了幾圈,將欣妍的手腕固定在了她的小蠻腰上,隨後繩子又綁住了她下臂中部,繞過來和背後剩餘的繩子打個結,把整條手臂和身體牢牢固定在了一起。最後他從欣妍手腕那裡引出兩條繩子,穿過欣妍私處勒緊,繞到前面和腹部的繩子綁好,就像給欣妍穿上了一條繩子做的丁字褲,這樣只要欣妍稍微用力掙扎,繩子的摩擦就會讓她敏感的私處受不了。

城的綁法十分高明,他研究了人體的骨骼結構和血液循環以及新陳代謝,繩子的每個結點都互相牽制,哪個都松不了,而且不用緊緊勒住,只需稍微保持一點力度就足以讓欣妍永遠都無法掙脫並且不會影響到她的血液循環,綁多久都可以,只要城願意照顧欣妍的吃喝拉撒。欣妍的雙腿也被用類似的手法嚴密得綁在了一起,原本就很漂亮的雙腿加上棉繩的捆綁,更加的性感和誘人。

就這樣,繩子逐漸爬滿了欣妍全身,好像給她穿上了一件繩子做的衣服。束縛不會這樣就完了,城又拿一隻特大號的白色大腿長絲襪,緊緊的將欣妍從頭到腳包裹進去,最後用寬布條綁好防止它由於欣妍的掙扎而逐漸滑落。欣賞著眼前完美的束縛,城已經難以抑制心中的衝動,在欣妍身上亂摸起來。現在就等著欣妍醒來,欣賞她奮力掙扎時的曼妙身姿了。

不久欣妍醒了,連身絲襪那熟悉的感覺立刻讓她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唔唔」,欣妍拚命掙扎著,她可不想像上次一樣被折磨,然而她絕望得發現,想要掙脫這全身的束縛是不可能的。「求求你放了我吧….」欣妍苦苦哀求,但自然只能發出微弱絕望的「唔唔」聲。欣妍苦苦掙扎著,漸漸沒了力氣,側躺在床上費力的呼吸著。

「怎麼樣,舒服吧,上次放了你是因為我沒辦法將你完美地束縛,但這次不一樣了,我要天天這樣綁著你,至於是綁多少天我就不知道了,也許是一天,又也許是一個月或是更長時間,全憑我高興。」

這個熟悉的聲音讓欣妍更加絕望。又是那個變態,上次那樣綁了還不夠嗎?誰來救我,我該怎麼辦….欣妍忍不住大哭,然而只能發出低低的「唔唔」聲。她奮力想要掙脫,不然就完蛋了,沒準真會被他綁著折磨死。但哪掙脫的開呢,一身的捆綁與束縛是那麼的嚴密。

「做我的寵物好嗎,我會好好照顧你的,但你絕對別想逃。」

「唔唔」欣妍掙扎著,自然是不願意。「喲,你答應啦,既然答應了幹嗎還扭來扭去那麼不情願呢,乖啦,我用連身絲襪和繩子給你織了個溫暖貼身的小窩,你就好好享受吧,別老想著逃。」欣妍無法反駁他,只能用力搖著頭扭動著身體表示抗議,但城哪管這些,被我綁了就別想得到自由,誰叫你那麼漂亮呢。

突然,城又撲到了欣妍身上,將頭埋入絲襪少女的雙乳之中,貪婪的蹭著,嶄新尼龍與欣妍淡淡的體香混合在一起,刺激著他的神經,雙手抱得更緊,兩腿也上來夾緊了欣妍。被緊縛的欣妍面對突如其來的「侵犯」,被束為一體的身軀只能笨拙的左右翻滾來掙扎,同時腦袋也拚命晃動,小嘴裡發出「唔唔」的呼救聲,不過在絲襪的阻隔下還沒有身體在床上的摩擦聲大。隨著手的抽動,繩子毫不客氣地刺激著欣妍的私處,很快她就有了感覺,慢慢開始分泌出黏液。城好久才停下來,此時欣妍已經精疲力盡了。

漸漸安靜下來的欣妍發現如果沒有這樣的捆綁,其實穿著連身絲襪是非常舒服的。這該死的捆綁。欣妍正在胡思亂想,卻發現自己又隱隱有了尿意,又要憋尿了,欣妍頓時害怕起來。塞在尿道口的棉花進一步刺激著欣妍的尿意,不久她就覺得難以忍受了。

「唔唔」,欣妍掙扎著,但又不敢太用力,因為那兩條繩子會加劇她的尿意。「唔唔」欣妍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像上次一樣抱她去上廁所。可是城好像故意裝傻,把欣妍像上次一樣裝進睡袋,鎖上門走了。「唔唔」,欣妍可不想再尿在身上,不然會被強姦的。

「唔唔」,欣妍掙扎著,繩子和棉花的刺激讓她難受極了,她不明白那個變態為什麼連廁所都不讓自己去,就算是寵物,上個廁所也是應該的呀。可房間裡只有她自己的「呼救」聲和睡袋與床鋪的摩擦聲。

欣妍告訴自己一定要堅持住,但熬了一個多小時,終於還是堅持不住了,欣妍一氣之下用力的尿著,乾脆把尿都排乾淨吧。可由於棉花的阻塞,欣妍越尿越急,尿得十分不暢與難受又停不下來。最後欣妍發現儘管自己尿出來了,可一點都沒濕,「難道他給我穿了紙尿布。可我分明只能感覺到那如絲絹般柔軟的衛生棉啊」,不管了反正沒濕就好。於是累壞了的欣妍昏昏沉沉睡過去了。

原來那衛生棉也是特製的,薄薄一片卻能夠通過自身內部的一系列反應,至少可以快速吸乾一升液體,這就是欣妍剛才尿而不濕的原因。這樣城就不用總是麻煩的抬欣妍去尿尿了,只需要晚上讓她上個大號,換片衛生棉就可以了,這樣也可以最大限度地減少給欣妍解開哪怕一點點束縛的次數。

早上城搖醒欣妍,脫掉兩層的絲襪頭套,把第三層頭套翻上去一點,露出欣妍的小嘴她漱口,餵飯。「求你不要堵我的嘴好嗎,我保證不會喊,求你了,我一定聽話,堵嘴太難受了,我求你,唔唔。」

城絲毫不理會欣妍的哀求,他就是喜歡聽欣妍的「唔唔」聲,太刺激了。這次他並沒有馬上給欣妍套上黑色的那個頭套,得讓欣妍的眼睛見見光,不然時間久了會瞎的。透著半透明的頭套,他欣賞著欣妍那美麗的臉龐,欣妍也在努力要看清城的樣子,不過隔著絲襪也只能看到模糊的輪廓。

這樣,欣妍在絕望之中過了好幾天。這特製的全包裹式連身絲襪果然不一般,欣妍身上依然很乾淨,散發著少女獨有的清香。只是欣妍在經過了這些天的束縛,漸漸覺得身體已經不屬於自己了,自己彷彿失去了控制自己身體的行動能力了,和殘廢有什麼兩樣,欣妍徹底絕望了,放棄了抵抗。雖然失去了自由,但城把欣妍的起居照顧得很好,欣妍也漸漸接受了自己已經變成「寵物」的現實。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了,同事以為她辭職了,竟也沒有人起過疑心。漫長的一個月過去了,欣妍已經不那麼恨眼前的這個男人了,但她依然幻想有一天自己能夠從獲自由。被嚴密束縛了這麼久,也許欣妍此時連站都站不穩了吧。

一天,欣妍正苦苦掙扎著,突然一群警察破門而入,原來城的公司經營出了問題,他騙取了巨款想逃走,行為敗露又殺人滅口,此刻正在家裡收拾東西,也不管欣妍的死活了,就像丟掉失寵的寵物一樣。也難怪,一個心思都撲在了欣妍這個絲襪美女和她的緊縛身上,公司不倒才怪,警察到他家抓人來了。

欣妍拚命「唔唔」地掙扎著,警察們衝進房間後,都被眼前這個不斷扭動的絲襪繭驚呆了,很快他們明白了,這是一個被緊縛了很長時間的少女。於是男警察退出房間,留下兩個女警,花了一個多小時才解除了欣妍全身所有的捆綁與束縛,她撲到女警懷裡放聲痛哭…..

經過這一個月的緊縛,欣妍連路都走不清楚了,但身材卻由於那特製的全包裹式連身絲襪而被塑造的更加迷人。經過一段時間的康復治療和心理輔導,欣妍又回到了那個幸福的世界之中,此刻她深切體會到自由是多麼的美好。後來城給判了死刑,這下欣妍安全了,但無可救要的是欣妍現在卻十分懷念那特製的全包裹式連身絲襪,她雖然害怕被捆綁,但依然改變不了對絲襪的迷戀,渴望著有一天能舒舒服服地穿上它。

幾天後,欣妍受到了一個大包裹,回家拆開一看,差點暈過去,裡面是五包那種特製的衛生棉和三件那種特製的全包裹式連身絲襪加頭套,不同的是襠部沒有開口,欣妍定了定神,拆開裡面的一封信「我知道自己遲早會被抓起來,相信這兩次的綁架一定會讓你終生難忘,所以我給你留下了這個,相信你一定會喜歡。」信的末尾是城瀟灑的簽名。欣妍顧不上多想,懷著複雜的心情穿上了城送她的連身絲襪,久久不願脫下,心中不知道是愛還是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