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不由己的乳胶 – 2

深夜的警局里,我深深地抽着手中的烟,内心的焦虑和后悔让我手指颤抖不已,对手的强大出乎意料,我面前的笔记本写满了对手的资料,老约翰是kv集团里的大董事之一,拥有32%的股份,kv集团明面上的资产就有上千亿美金,而且他们还插手国企业务,真是个庞然大物啊。
面前的烟灰缸已经塞满了烟屁股。办公室里,我的一堆路人脸小弟都回去了。我这次任务没成功还在上司那吃了灰,大家都感觉到我不再是红人了,于是悄悄疏远我,只有小美,仍然陪伴着我。
阿皓,小雪今天穿着一身可爱风的短袖灰毛衫,下面是牛仔包臀短裤和黑丝,小妖精一样的她转头看着我,欲言不止,马尾辫一翘一翘的。虽然看起来很可爱,但是我现在没心情。
小美走过来,她的手搭在我身上,我能感觉到她抱着我,触摸的是正常的肉感,这妮子也掌握乳胶皮肤拟态的诀窍,不过这个貌似要消耗能量,只是半天她就觉得心慌气短。
感觉到身后的温暖和柔软,我抖了抖,但是我没有推开她,现在晴雪不知所踪,而我现在毫无办法。
“别担心我,我现在很冷静。”我顿了顿,然后思考了下。
“对手是个肆无忌惮的有钱疯子,他完全可以直接让晴雪失踪,然而这次他故意让她回来,为的就是调戏我,激怒我,接下来他还会有更多恶心的情况发生。小雪,我要做好准备接受打击了,可能会失去工作流落街头。”我拿起笔划拉了几下,心理犯罪科帮我收集了老约翰的资料,可以说他就是个非常狂妄自信的人。“我接下来就要按照老约翰所期待的剧情来演戏,还有那个触神教我也必须去调查清楚,给你们俩找到自由。”
“你没发现么,乳胶人偶都是通过口头命令控制,如果不让他听到主人的命令,或者让他误会命令,也许可以找到漏洞。”小美给我说了下这里面的关键。
!接下来我就和小美一起试了试各种指令,我发现只有人偶心里认可的命令才有效,比如录音就没用,但是我指定小美听从录音的命令,然后录音播放,小美就会听从。
各种试验后,我可以确定这是种心理暗示,这个乳胶皮把心理暗示扩大了无数倍的效果,所以人偶基本没有反抗的可能。
“小美,你别被套路了啊。”
“嗯,我知道了,我除了你的话谁也不听。”小美点点头。
为了防止小美也被祸害,我又用各种命令的形式多说了几次,希望能有用吧。现在小美已经是我心中唯一的一点光明了。
为了不让老约翰祸害小美,我们装作普通同事一样,而我也就像平时一样上下班,我知道,我周围绝对会有老约翰安排的眼线。
果然,不多久,我就被以滥用职权的名义调离了重案科,然后挂了个养老闲职,如果不是我立过很多功劳我也许会被革职吧。
此时我感觉全世界都是对我深深的恶意,但是我会找到办法的,绝对。
一天深夜,天有点冷,大基佬不断搓着手左看右看,豪华轿车从远处开来,停到了他旁边,此时的我已经在里面静候多时了。
“劳斯莱斯啊,我这辈子还第一次坐。”大鸡老就像个第一次进城的乡姑一样左看右看。
咳,我咳嗽了声,这个劳斯莱斯租金好贵的。这小子可别把车弄脏了。
汽车很快来到了郊区的一家工厂,这是家造纸厂,此时已经停业很多年了。
大基佬果然是活络人,很快就从戒备森严场子外把我带进去了。
一进门,重金属音乐吵闹的声音便贯穿着耳朵,很多穿着艳丽的美女在音乐中扭动着,我发现这些美女都非常漂亮,每个都各有特色,关键是里面大多很开放的直接就是乳胶人形的模样, 这得多大方啊。另外我发现这里居然是个地下秘密酒吧,真想不到啊。
“哟,这位大哥,要不要和我玩玩。”一位辣妹靠了过来,能看到这个辣妹就和小美一样,皮肤就像打了蜡一样被乳胶皮覆盖着,不过皮不是茶色,而是黑褐色,辣妹画着浓妆,涂着眼影,红红的嘴唇和皮肤反差很大,甚至头发也染成红色,她只穿着勉强盖住胸部的小背心,我甚至看到两个凸起,她居然没穿 bar,至于下面我还看到她穿了肚脐钉,下面的牛仔短裤短的就和丁字裤一样,也许是她对身高没自信吧,光滑的乳胶脚上穿着的是透明的超增高的水晶靴。
我今天贴了假胡子,戴着灰褐色的眼睛,头上也戴着顶得体的帽子,身上黄色的梵风衣配合我的好身材让我看起来就像个模特。我的领带被这个辣妹牵住了,于是摆摆手,让大基佬到旁边先找位置。
“美女,你真美。”我轻轻贴近这个乳胶辣妹。
“哟,真是个绅士,你不请我喝几杯?”看来她对我看上眼了,很快我们你来我往地说着俏皮话,两人很快熟络起来。
“话说你的主子呢?怎么看不到他?”我在桌前轻轻拿起酒杯,对着这个辣妹敬了下。
“嗨,那个烂人,除了每天让我给他汇钱,人都不知道死哪去了。”辣妹一脸的痛苦,一口闷了自己的酒。“再来一杯!这位先生请客。”
我点点头示意了下,酒保立马重新上了酒,然后这个乳胶辣妹一杯又一杯的喝着,我套着她的话,我发现,真他妈是海量啊,体质好的出奇,这个辣妹都喝了两瓶烈酒,但是除了脸红扑扑的,居然还能和我聊天。我给辣妹又点了瓶酒,让她等我,然后去找大基佬。
大基佬已经在旁边的包厢里哈哈哈地大声吹嘘着,看来他是遇到熟人了,我在门口露了下脸,大基佬看到我立刻站起来大呼小叫让我进去。
“这个就是张大哥,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下,这个场子可就是张大哥的哟。”大基佬大拇指直翘:“张大哥,杠杠的。”
我顺势推舟进来了,于是互相敬酒熟络着。
这个张大哥看起来熊腰虎背的,光头的他眼神凶狠,不时扫过一阵精光,我装作没事一样喝着,但是身为多年警察的我知道这不是个善茬。
他左拥右抱着起码三个极品妹子,可以看到这三个极品妹子都显露出自己的乳胶皮肤,看起来就像精致的活玩偶,随着动作灯光照耀下的乳胶皮肤耀眼刺目,真是美极了。
“张兄,幸会幸会,这三个都是你的?老婆?”
“哈哈哈哈,李总你真会开玩笑。”光头大笑着拍拍搂着的极品妹的肩膀,手掌在乳胶的秀肩上摸着,手指和乳胶摩擦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实话告诉你吧,既然是大基佬带你来的,我也不当你外人,这三个是我的奴,我让她们干什么她们就得干什么,哈哈哈哈哈哈……。”这么不客气不给脸的话让三位女人一脸的难堪。
看来这位张大哥混的一帆风顺,但是他也有苦衷吧,我能感觉到他话中有点尴尬。
在互相熟悉后,气氛差不多了,我让大基佬提出了我来的目的。
“李兄,我看你一表人才,看起来也是个有钱的主,为什么要搞这个,凭你实力那些女人哪个不倒贴?” 光头其实精明的很。
“张兄,话说你吃了山珍海味,还会对土菜馒头感兴趣么?而且我看她们言听侍从,可以说调教有方,真是让我羡煞,我也想有自己的奴,希望张兄能给我机会。我么,也真心希望加入你们。”
“你想加入?这个……我得考虑考虑。”光头这么好忽悠。“实话说吧,大基佬跟了我很多年了,他也给我带来不少好处,你既然是他带来的,我也就给你个机会,就作为考察吧。”
我同意了他的要求,拿到任务人的联系方式出去了。
“大哥,你让他去东边的社团偷药,太危险了啊。”大基佬感觉看到了我奔向死亡,感觉非常可惜,可惜了个阔绰爷们。
“这种小子我见得多了,如果他能活命回来,我不介意引荐下。妈的,这次上交任务完不成我可惨了。可恶,要不是几个得力的手下去找药,结果出了事,搞得我手下无兵可用,大疤瘌这家伙敢抢了我的货?”光头气的猛砸酒杯,把旁边的胶奴们吓得够呛。
我走出包间,站立了一会,听到了光头的恼怒抱怨,轻轻一笑,只是去拿东西而已,对身经百战的我来说不是大问题。
喧闹的迪斯科声正在吵闹着,五颜六色的灯光照耀着,客人和妹子们群魔乱舞,这里都是熟客吧,我也看到一些穿的很时尚,但是并不是乳胶皮肤的妹子,当然,我今晚的切入点就是她,那个仍然在小口喝闷酒的乳胶辣妹。
辣妹看起来已经有点眼神迷离,而我来到她旁边就这么微笑着看着她,
辣妹似乎在想什么心事,我也没打扰她,就这么看着她一杯杯地慢慢喝。
等她喝完了这瓶酒,我伸手按住了她这想续杯黑褐色的乳胶小手,这个酒神已经喝了我三千多了啊。
“再喝对身体不好,我送你回去吧。”辣妹看我在掏钱,鼓鼓的皮夹少说有万吧,眼睛一亮,身体颤抖了几下,想挣扎,但是抖了抖又坐下了。
“好吧。”辣妹很随意地拿出支女士烟吸了起来,但是她的手在颤抖,我仔细观察这个辣妹,她似乎心理非常的纠结,然后还是答应我了。
我搀扶着辣妹出门,这时快九点多了,她小背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我赶紧快步搂着她向门口走去,我能感觉到她在发狂般挣扎着想要拿手机,这和晴雪当时如出一辙,是在执行脑里的优先命令啊,还好她喝多了,不然我可能还止不住她。
出了这个神魔乱舞的鬼地方,终于到了外面,我扶着辣妹又快步走远点。厂那边隐隐约约还能听到爆裂的音乐,但是安静多了,外面的荒草里还能听到蛐蛐的声音,今晚是个好天气,繁星当空,银河万里,嗯。
辣妹拿出了手机,只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杀猪般的怒吼。
“婊子,今晚怎么还没打钱?当心我打死你啊。”那边的男人貌似喝了酒,语无伦次的。辣妹此时被我扶着,听到电话里的声音,身体一下软倒在我身上,我赶紧抱住她找了个石墩坐下,让她坐在我怀里,软软的香香的滑滑的,这个辣妹现在已经眼泪纵横,哭花了脸上的妆。
“主……主人……我这几天都没接到客人。”此时的辣妹哭的像个淋了雨的小鹌鹑。
“那你怎么不去死,妈的,要你有什么用,我他妈每天还得给你准备注射药,那个什么狗屁kv药剂一支要两百多啊,真他妈难养,我,我告诉你啊,你给我再穿开放点,给我到街上去找客人,再不打钱给我我非打死你不可。”电话里的男生又粗鲁又恶心,让我恨不得一拳头捣上去。
“不不不,今晚我有客户了,是个大款,真的真的。”辣妹已经没了那辣妹的气质,现在就是个受惊委屈的小丫头。
“你给我听好了,没有三千块我非抽死你,妈的,不抽几鞭子就贱,嗝,你,你给我伺候好了,什么都得听他的,知道不,我,我命令,命令你明天早上必须把钱打给我,给我伺候好了,嗝,就这样吧,来来来,继续,哥两好啊。”那边电话挂了。
“遵命主人,呜呜呜呜。”妹子呜呜呜地哭了起来,受尽了委屈。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我轻轻搂着妹子安慰她。
“不,我必须完成任务,请使劲使唤我吧,只,只要你给我三千块,不不不不,我我我我不想,呜呜呜,请给我钱,呜。”妹子的脸变来变去,一时呆滞,一时又灵动,变来变去的,说话也语无伦次。
“好的好的,我会给你钱,但是你可得回答我的问题。”我拍拍乳胶辣妹的肩膀。
哭花了妆的辣妹已经没个样了,我抽出纸巾帮她擦了擦,乳胶皮肤小脸上的彩妆很容易就全擦掉了,就像擦玻璃上的牙膏, soeasy。
面前的辣妹顿时变成个清纯的小妹,很腼腆,变化之大让我刮目相看。
我接着扶着哭啼啼的小妹上了租的车,并让司机送我们到最近的旅馆。
结账后,司机挤眉弄眼地对我拜拜了,出租的劳斯莱斯扬长而去,嘶,我的钱也走了啊。
妈的,本来辣妹不对我的胃口,但是这个清纯的小妹,我有点心动了。于是匆匆牵着她拿身份证办卡上楼,我可是在做调查。
服务员妹子嘀咕着:“这年头乳胶全包成时尚了么?天天都有这样的奇怪乳胶女人来开房。”
关好了门,我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对小美我满怀的内疚,而对晴雪,我一想到她,心里就绞痛,压力已经让我快要垮掉了,看着这个有点害羞的红发腼腆乳胶小妹,我有点冲动需要发泄出来了。
呜,难道是空调没关,可是空调没开啊,有点热。
我把风衣一脱,露出里面穿着短袖的精壮身体。
呜啊!妹子惊叫了声,然后赶紧捂着嘴低头不做声了。
“别害怕,你身份证我看到了,你叫徐梅啊,这,你才22啊,包里居然还有学生证,你是学生啊。”
“嗯。”妹子低头答应了声,此时她已经清醒了,遇到这么位优秀的男人,开放的妹子变得很害羞,为什么他不是我的主人呢。
“你主人让你都听我的,那我问你一些问题,你能够回答我么?”我坐在她身边,妹子一个激灵,我伸手捏着了她的乳胶小手。
“你这身上的乳胶衣怎么这么合适,难道是涂上去的?”我假装不知道乳胶人皮的事。
“我这个就是我的皮肤,不过我今天还没打针,现在皮没有营养,变化不了。”哦!听到妹子这么说,我来了劲。
“这个还有变化功能,高科技啊,你能变给我看看么?”我知道她包里还有两根注射剂,现在就看她听不听我的。
“听你的。”妹子转身从床上拿包包,她拿了一支,我也顺势把另外一支拿过来,只见这个注射剂是那种真空压力注射的高级货,看起来就像个唇膏,不过这个看起来是强化玻璃的,能看到里面是粉色的液体,大概有小手指那么多,前短盖子取下来是个针头。我看着徐梅这个小姑娘把针头扎在自己的胳膊上,我仔细看着,短短的针头扎破乳胶,刺入里面的皮肤,在徐梅的胳膊乳胶皮下,我发现了很多小点,这些都是未愈合的针眼吧,随着针的刺入,小瓶子里发出呲呲呲的放气声,里面的压强压缩着包裹药物的透明皮囊,然后药物很快就全部注入徐梅的体内了。
我不动声色地帮徐梅整理,然后偷偷把那用过的药剂和那根没用的都藏了起来。
哼哼,徐梅这个小姑娘身体突然颤抖起来,她突然呼吸开始急促,双腿也开始来回搓着,哎哎哎,别急着来事啊。
“徐梅,现在能让我看看你的变化么。”徐梅点点头,然后低声命令着自己的皮变化,我看到皮变得透明直到消失,嗯这是小美摸索出的功能,看着面前的黑皮妞变成肌肤雪白的漂亮小姑娘了,但是我还是能摸到看不到的光滑乳胶皮肤。
接下来徐梅又开始命令模拟皮肤的质感,很快我摸到的就是那皮肤的粗糙感觉了。
再来再来,徐梅只好又说了几个命令,包括清洗皮肤,清洗毛发,脱毛等功能,这个皮居然还有这么多功能,我尴尬地扫着满地的头发,徐梅的头发在自己命令清洗后就变成黑色的了,染发剂都掉在了床上,然后脱毛这个功能因为没有指定的缘故,结果把徐梅脱毛脱成个小光头,还好能长回来,看来现在像个假小子的小姑娘,看来这就是极限啊。
还有其他功能么?我很期待。
“我只知道这么多,也许还有其他功能吧,但是我只是个一级胶奴。”徐梅摆摆手,
“哎,这个胶奴还分很多种类,你倒是说说啊。”我顿时来性子了。
“主人命令我别瞎说八道,我不能说……”妹子欲言又止的样子,真让人急。
“徐梅,我这是认真问你问题,并不是让你瞎说八道,你可别搞错了。”我赶紧狡辩。
只见徐梅一时呆滞一时恢复意识,然后点点头。
“好吧,主人刚才电话里让我都听你的,我会认真回答你的问题。”徐梅开始在我不断提问下开始解释这个胶奴的等级。
胶奴徐梅说她知道的暂时分为三个等级,一级的就是她这样的,不过她已经是有两年胶龄的成熟体了,接下来的二级她听说也有好些一级成熟体被选上,然后在触神教进化成了二级胶奴,再往上听说还有三级胶奴,不过自己没见过。
“你问我为什么两年都不去进化?这个听说一万个里面都没有几个可以被选上,首先身体进化度要高,这个进化度我也不清楚,但是我有个姐妹她被选上了,听说她小腹出现了像纹路一样的痕迹。”纹路?我暗暗多了个心眼。
“那你是怎么穿上这个乳胶皮的?说说撒。”我此时就是好奇宝宝。
“我……我两年前放学路上,突然被蒙着眼绑架,并带到一个很偏僻的地方,后来我就被送进一个密室,嗯……密室里除了灯只有个铁桌子,而有面墙全是反光玻璃,可以看到我自己,我在扩音器的人命令下,听声音是个外国人,他让我打开桌上的密码箱。”徐梅眉头闪现出一丝恐惧。
“然后……然后里面突然扑出来一张透明人皮,缠在了我身上,我的衣裙都被无形的力量剥掉了,然后透明人皮就像衣服一样地穿在了我身上。”徐梅突然不说了,她一回想到那个场景,就犹如噩梦一般。
“那接下来了,你先说说你当时的感觉。”我不断引导着。
“非常紧,无法呼吸,我的眼睛也睁不开,身体动弹不得,就像在壳里面,然后我感到有人摸了我的屁股,冥冥中脑子里有人和我说了契约成立,还说了些什么注意事项,简直就是小说里的套路,但是我没注意听,因为那个摸我屁股的就是我现在的主人他开始把玩我了,我和他签订了主奴契约,他成为了我的主人。我还听到那个我没看见的外国人说她属与你了,记得每个月的上供。”徐梅顿了顿。
“很快我浑身的乳胶皮肤就变软收缩,全身的挤压感慢慢变小,从头到尾都变得均衡起来,变得有点舒服,有种被保护起来的感觉,我觉得我以后和空气无缘了。再等了会,我能感觉到到耳孔鼻孔,还有嘴巴里都进去了那个乳胶,有点恶心,然后我被黏住的眼睛就能睁开了。于是我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对了那时的皮是很淡的带透明茶色,但是颜色在这两年中慢慢变深了。”
“对了,你主人然后对你干了什么?还有上供什么?”啊,我看到这个小姑娘又开始哭鼻子了。
“主人当场就上了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主人命令我都会遵守,主人的命令我都会绝对服从,绝对不会反抗。那个上供是个石球,塞到肚子子宫里,有点发烫了就换个,每个月要交三个。”李梅抽泣着回答道。
“难道你一点反抗的想法都没有么?他在玷污你啊。”我此时有点激动了。
“我有想,但是身体不听话,就像被另外一个人控制,我只能眼睁睁看着我做着违心的事。我能怎么办。”少女捂着脸呜呜呜地哭了起来。我此时想到了晴雪,她当时也哭的厉害,违背自己的想法做出了很痛苦的事情吧。
“那你知不知道怎么获得自由?或者降个要求吧,比如换个主人。”
“不不,我不能离开主人,我不能。”这妮子又变得傻痴痴的了。
“我没有让你离开主人,我问你,你有没有听说过变更主人的事,这和你无关,这是命令。”
“我……真的不知道,我,我,也许张大哥知道……他是主人的老板。”徐梅果然不知情,也许救晴雪的线索就在那个张大哥身上了。
最关键的问不到……果然这个线索还是太小了。
我揉揉头,裤袋里的录音棒一直开着,但是问的还不够啊。
等等。还有。
“徐梅啊,我问你,你成为成熟体是什么情况?怎么才成熟。”
呜啊呜,听到我问到这个问题,徐梅害羞的捂着脸直叫,就是不肯说。
“这是命令哦,你主人可是让你听我的命令的。”我又试着用命令的口气了。
“遵命,我,我其实长好了小鸡鸡就算是成熟体了,呜哇。”徐梅这个小姑娘羞的恨不得打洞了。
我知道,上次那个夜总会的漂亮小女孩也有两年多了,当时她的大鸡鸡着实给我撸射了几次呢。
“那么主人可以有几个胶奴么?那个酒吧的张大哥他说自己有三个呢。”
“他确实有三个,我也不清楚最多可以有几个,但是我听说外国有个有钱老头有十来个,每年玩死几个都换。”
有钱老头?“那你知道那个有钱老头是谁么?还有不是奴死了主人也会死么?那个叫大胖的不就死了么。”我不断追问。
“不不知道,我只是听主人提起,他也是听张大哥说的,奴只要还有一个活的,主就不会死,大胖那是倒霉,就一个奴,结果玩过头了。”
既然问不出什么了,我纠结了几下,眉头动了动,摸摸自己瘪掉的钱包,就这么走可不行,我咬咬牙,决定了嗯,把录音棒关掉了。
“徐梅,你去先洗澡吧,你洗完了在床上等我。”
嗯,小姑娘低着头,玩弄着自己的乳胶手指,听到我这么一说,乖乖起来去浴室了。
我看着浴室里那玲珑的身段在热水中晃动,左右看看,把徐梅的手机信息用自己手机拍了拍些照片,然后把她的手机给关机了,还有身份证学生证都进行了拍照备份。这是个好姑娘,可惜我现在救不了他。另外我还在他包里找到几个石球,看起来就像乒乓球,很规整的圆形,但是握在手上像核桃坑坑洼洼的,就像被雕刻过的石头核桃,这玩意握着很轻,难道是中空的?她包里一共有6个,我于是偷偷拿走一个。
在把这些证据都发给小美后,我给她发了个一切正常,心虚地收起了手机。
很快包着毛巾的徐梅从浴室出来了,只是短发的她不断揉搓着头发,她浑身的光滑乳胶皮肤还带着丝丝水迹,在灯光下就像个水晶美人儿。我上前捞起毛巾帮她擦身体。
啊!浴巾下是中空的,我一掀她就一个惊叫,面脸通红地丝丝捂着自己身上的毛巾。
咳咳,我脸皮也薄,倒是也累了,于是我也去洗澡。等我出来,我看到被窝里已经鼓鼓的了,这个小妮子已经在被窝里了,我邪笑着从旁边洗手台拿起避孕套,向床走去。
嘿嘿,我慢慢擦干身体滑进被窝,然后就碰到了一具温暖光滑的乳胶女体,少女被我手一碰就一个颤抖,我抚摸了她下面,已经水漫金山了呢,少女不断自己轻轻搓着双腿,两条乳胶腿来回摩擦着,有轻微的吱吱声,我摸了摸她的屁股,厚实而又圆润,不过大概是乳胶皮略厚的缘故,弹性特强。
然后我又摸向少女额双腿间,然后……咳,比我还打的大鸡鸡,大肉棒已经翘着了,这个小妮子在那淫药的作用反应下大鸡鸡已经硬邦邦的了。还是注意点吧,我撕开避孕套,摸索着帮她的大鸡鸡套上避孕套。
小妮子有点喜欢我,已经完全没有那个辣妹样,这性格变化真是大的不可思议。
我抚摸着下面的水帘洞,然后我的大香蕉开始摩擦摩擦,一起摩擦。
光滑的蜜穴没有毛发,乳胶的阴唇就像假的一样,不过水多了很润滑,我的唧唧滋溜一下插了进去,???这感觉,里面感觉都是乳胶的构造,有点像硅胶飞机杯,感觉真奇怪。
嗯哼哼,小妮子动情了。我开始慢慢抽插起来,另外一只手在揉她的大鸡鸡。嗯,嗯啊,小妮子开始哼哼个不停了。

“那,我问你啊,你每晚都会出去找生意。”这么敏感的话题一提出来,空气都变得沉重了。
“我……我可以不回答么?”少女呜咽着,都要哭出来了。
“不行,这是命令。”我速度越来越快,不断撞击着乳胶大屁股。
呜,少女捂着脸,我能看到他那赤裸的乳胶脖子低了下来,身体在我的双重抽插撸管中颤抖,她蜷缩的像个刺猬,她浑身的乳胶皮肤随着蜷缩发出嘎吱嘎吱的摩擦声和拉扯声音,但是完全和真正皮肤融粘在一起的契约胶皮有着绝对良好的强度,完全不受影响。
“我……我基本上……每天都做……石球……石球必须用精液温养,不然根本不会成熟发热,呜,哈哈哈,我这么贱,你,啊哈哈哈,讨厌我了吧,啊哈哈哈。”少女支支吾吾着,在我的狂风暴雨下丢盔弃甲。
这个可怜的女孩,我边用力干她,边把她搂到怀里,抚摸着她那充满弹性的乳胶乳房,被乳胶包裹的乳房固执地翘着,我按扁它就自动恢复原状,好神奇。
身经百战的我背着少女光滑的乳胶脊梁不断撞击着,很快少女就突然用力推我,身体一僵,然后抖得和筛子一样,一抽一抽的好半天。啊,她高潮了呢。
但是我还没满足呢,自从小美和我签了契约,我感觉身体比以前还要健康,就像年轻了四五岁的感觉,持久力也变得非同一般呢。
继续,我把怀里背对我的乳胶娃娃翻过来,小姑娘还是学生呢,虽然每天都有接客,但是她也是身不由己,而且在乳胶皮的保护下,她还是没有被污染的少女,因为小美说子宫也被乳胶覆盖了,不会出现怀孕之类的情况呢。
怀里的乳胶娃娃闭着眼睛,眼泪挂着,看起来很难受。
“你讨厌我么?我不怪你,也不讨厌你,你心灵还是很纯洁的,可恶的是某个人。”
“请不要说我的主人坏话!”这个乳胶小妮子突然睁开眼睛,严肃而又愤怒地看着我,契约的力量好厉害。我又进入了新一轮的撞击,我把生气了并挣扎不止的小妮子搂在怀里用力撞击着,她的乳胶大腿蜷曲着挂在我身上,轻盈的她简直犹如一个轻便的玩偶,我掀开被子坐了起来,让她坐在我怀里,我搂着她的乳胶屁股把她上下抽动着,而她的大鸡鸡上的避孕套已经被精液充的像个球了。
啪啪啪的声音连绵不断。她越是反抗我越是来劲,我吸吮着她的乳胶嘴唇,用舌头用力撬开她的牙齿,和她的乳胶小舌头绞合在一起,吸吮着她嘴里那香甜带点酒味的津液,她的口腔里都覆盖着薄薄的乳胶,让我舔起来毫无那种发酵物的味道,只有津香。小妮子的耳朵也包裹着乳胶,我用牙齿轻轻来回咬着,牙齿与乳胶的摩擦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我还舔着她的耳洞,我能看到乳胶蔓延到耳管最深处的黑暗中。
但是即使我咬的小妮子眉头紧皱,她也不叫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反抗我,反正我死死搂着她的乳胶小蛮腰让她的乳胶大腿夹在我的腰上,她不断踢打着我,但是就她这种小胳膊大腿的,怎么斗得过我这个市搏击冠军。很快挣扎的小妮子又抽搐着抖起来了,她突然就象树懒一样死死抱着我,乳胶的手指用力刮着我的后背,超疼的说。
啊啊啊,嗯嗯,!小妮子仰着头,不断吞咽着口水,闭着眼睛语无伦次地说着什么。
快了快了,呜呜,我的速度越来越快,整个床都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终于随着一声男人的深深叹气,我射了。
过了好久,我才带着小妮子侧躺到了床上,慢慢抽出了我还在一抖一抖的唧唧,真正的乳胶娃娃果然让人回味无穷。
我喘息了会,然后看到怀里呆滞而又凶狠的乳胶姑娘。
“哎哎,别误会,我说的是那个大哥,你别误会。”我连忙找借口。
“你别骗我,主人是最高贵神圣的,不容任何玷污。”这个妮子呆呆地瞪着我。
“我对天发誓,绝对没说你主人半句坏话。”我赶紧什么都来了。
小妮子眼神变了变,又恢复灵动,害羞的她又捂着自己的脸了,脸颊红的和猴子屁股一样。
“刚才,我不是故意的,我明明知道,但是我没法控制自己,请原谅我,对不起。”小妮子都不敢看我了。
我看看我们两个的避孕套都要漏了,赶紧撸了撸余汁,都捏着口子放进我拿过来的茶杯里,我射的只有鹌鹑蛋那么多,倒是徐梅的避孕套里面的精快有鹅蛋那么大了,把茶杯都放满了。不过她的精比较淡,嗯。
“不好意思,刚才激烈了点,我向你道歉。”
“我……我不怪你,我第一次这么舒服,也许是我不抗拒的缘故吧,以前……那些男人压在我身上,即使打了药剂,我也少有感觉,只能装作高潮的样子。”少女咕噜一先爬了起来。
“我刚才不是装的啊,原来真的很舒服。”小姑娘现在心情似乎很好,接下来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起来,很快就熟络起来,然后我们又来了几发。
我向徐梅问了下共享感觉的事,徐梅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把她知道的都告诉了我。原来主人每天有大概十分钟的一次不能停的共享,通过契约确实可以看奴的状态,但是不能停止共享,也不能停止共享后再重来,刚才徐梅那种强制状态其实主人那边有所感应,但是因为今天的共享白天已经被徐梅主人用过了,所以她主人也只能被契约警告下,也许有电话过询问吧,不过她手机给我关了,依照她那烂主人的性格,多给钱就没问题了。
我有了个炮友,这个事不能说,嘘。
天亮了,我醒来了,嗯,几点了,床头的手机已经十来条短信了,啊,都是小美的,我的天,我顿时醒了,都8点20了。天哪,我连滚带爬地起来穿衣服,阳光照射进房间,那边的赤裸胶躯仍然在呼呼睡着,我留下了钱,然后蹑手蹑脚地轻轻离开了。随着门关上,少女转过来,美妙的乳胶娇躯在阳光下就像包裹着半透明的巧克力果冻,秀色可餐,香甜可口。
唉……少女轻轻地叹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