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不由己的乳胶 – 3

“这么多!”小美不可思议地捂着嘴,面前的广口瓶里没有稀释的满满一罐粘液,看起来就像豆腐汤。但是一打开盖子小美就一个激灵,这个是元精。
“阿皓你这是哪里搞来的啊。”小美赶紧把盖子盖起来,再闻着这味道自己又要忍不住喝了。
不可说啊,我绕绕头,还是说正事吧。
我把我找到的资料都分析给小美听,而录音笔的录音我们也听了好几遍,可以总结出几点。
首先胶奴分等级,暂时只知道三级,现在的小美算最基本的一级吧,也不知道她那里长的如何,不过我能看到她经常皱着眉头按自己的肚子,估计很不舒服吧。
说到这个,我有点尴尬地看着小美,小美也不好意思地躲闪着我的眼光。
今天她穿的是一身粉色长袖连衣裙,头上的头发则烫成波浪卷,可以自由长发这个功能简直是天生为女人准备的,基本上每天的发型都不重样,想换发型脱了重新长就行了,一天就可以长到肩膀。而她下面裸露着的大腿被裙子包到大腿中侧,穿着的透肉丝袜可以看到里面的乳胶反光,和衣服一样的颜色高跟鞋能看到可爱的穿着丝袜的小脚背。
我多看了几眼,有点热,咳咳。
没法开口说啊,小美也很害羞,冰雪聪明的她知道我想问什么。
呜哇!小妮子和吃了辣椒一样,脸红扑扑的,她在我面前都会显出自己的乳胶皮肤,因为对我放心,当然,一些伪装功能会消耗不知名的元精能量之类,所以能节约就节约吧。所以小美在我面前都是显露着乳胶皮肤,看起来就像个穿着全包乳胶衣的性感乳胶娃娃。
“已经有小指头大了……”小妮子声音小的我都听不见。红扑扑的脸蛋,还有那双不断搅动的乳胶小手。
“唉?指头大?”我不由得看向她那不自觉捂着私处的乳胶小手。
“就这么大啊!”小美比了比大拇指,羞的直剁脚。
哇呀!被高跟鞋踩了脚趾好痛。我捂着脚呲牙咧嘴的。
好吧好吧,我赶快圆过去,其他视觉共享之类也试了试,确实一天只能一次,取消了就没法用了。至于感觉共享还是不行,毕竟小美还不算成熟。这个小妮子绝对试过撸管了吧,我怎么含蓄地问她都不肯说,肯定有鬼。
第二点则是主人可以拥有多个胶奴的主导权,拥有多个胶奴会发生什么,还有胶奴死亡会发生什么,为什么只要留一个胶奴就不会有生命危险,这个还需要调查。
第三个重点就是kv药剂和那个石球,我把这些交给小美,希望她能发现什么。听到这个石球要塞到子宫里,小雪差点把石球丢了,这个她打死也不愿意吧。
线索越多越神秘,看来我必须赶紧想办法走那个张大哥的线了。
小美看着我匆匆离开,这时电脑里叮咚一声,是李哥的邮箱,来了个邮件,打开后,里面的内容让小美震惊了,看看已经离开的李哥,还是等他回来再说吧。
我现在是交通科的科员,基本就是闲职,管的都他妈停车违章之类的小事,科里的人还算尊重我,我这段时间一直在试探内鬼和探子,可以确定和我一个办公室的老徐是内鬼,因为我发现了他每天都有偷偷发送我的行踪。老徐是个老混子了,再过几年也要退休,所以他就呆在这等着退休了。这个家伙绝对是个老戏骨,我去哪他就找理由跟着,偏偏他资格比我老,我还没法。
“这点芝麻大的事也叫我去!”我从小美那偷偷回来,装作风风噗噗的样子,把摩托头盔一丢。
“又怎么了啊?小李?”老徐今年五十多了,戴着厚厚的眼睛,中点秃顶,看起来就是个很普通的老人,他现在看着报纸,然后不经意地套着我的话。
“嗨呀,还不是遇到碰瓷,我一去,那老太婆看到我穿着警服,一心虚,爬起来就走了。这都遇到好几次了。”老徐眼睛慢慢离开报纸,瞟了我一眼,哼了声就不睬我了。
老家伙,有你好看……
我现在没法动他,但是我可以了解他的行踪,因为是老单位,所以科里并没有监控,这给了我发挥的余地。而且我也确信老约翰不会拿太多精力关注我,对他来说,我现在只是个被一撸到底,毫无希望的小片警,就像跳蚤一样不起眼,而他一天到晚出现在公众面前刷脸,我看着国外的新闻,晴雪总是陪伴在老约翰旁边,看的我心痛不已。
身在单位,我基本上把其他同事排除了,因为只有老徐的位置方便监管我,其他同事一天到晚出去,或者在自己的办公室,所以基本不会长时间接触。老徐后面的书架上放着一堆万年不碰的档案。我把其中一个挖空,放了微型摄像机和电源,老徐的一举一动,包括他趁我不在时在电脑搞事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我借助职业之便把光头张大哥让我搞的那个社团摸的一清二楚,那边是龅牙强的地盘,为了完成任务我也不得不用尽手段了。
首先需要个打前锋的……就你了,路人脸小王。
深夜,西城区的一个大型洗浴城突然被警察突击检查,然后偃旗息鼓,小王在洗浴城发现了大量的毒品交易,荣获二等功。看来洗浴城老板还是很有能量的,把毒 品 交易这事撇的一清二楚,除了关门整顿一个月,基本就没啥事。
我此时已经从隔壁高楼滑进了这个洗浴城,此时洗浴城已经关门了,平时的不夜城也变成了鬼城,没有了那没日没夜的顾客,我很容易就找到了办法,现在只有顶楼的那层还有灯光,我全副武装潜入,神不知鬼不觉。
“妈的,警察怎么知道的,那帮粉仔下次就不来我这了,这次我损失可不小,妈的。”客厅里一个龅牙大汉正喝着闷酒,他两边左右各有一个极品的乳胶妹子,正在给他按摩敲背。
“喂,是……是老婆大人啊。”嚣张的大汉接到电话,一听到里面的声音,自己的大嗓门就低了下来了,得,我调查后知道这个家伙就是个倒插门上台的货。
“好,好,好的,我马上回来,是是是,啥狐狸精啊,我和这两个女人没关系,怎么可能,好好好,我回来了。”
放下电话,龅牙强深叹了口气,不容易啊,他摇摇头,把酒一口喝掉,然后又打起了电话。
我在外面拿着集音器,仔细听着里面的声音。
“喂,六子,后天外国人就来拿货了,东西安全吗?”
“老大你放心,加上光头那抢来的,加起来绝对超标,这次又可以让那个二级胶奴爱丽丝多留一个月了嘻嘻。”电话那边的人说话很调皮。
“呼,老子他妈的要是有个二级胶奴就发了,他妈的,都这么多年了,我都没见过几个。好了好了,我去送补给了,你给我盯紧了。”
“老大你放心,你楼最底下的这地下室密不透风,还有我和肥子在,绝对万无一失。谁他妈不长眼睛,我就给他开几个眼。”
“妈的,也不知道爱丽丝有没有等急了,我得去看看。”龅牙强转身带着两个胶奴离开了。
我在外面墙上,站在空调机上慢慢挪动,外面的路灯总线都给我破坏了,而且我穿着夜行衣,黑漆嘛唔的根本不会有人发现,即使探头也看不到我,我慢慢移动着,只要有灯光的房间我都会一个个偷窥。在经过几个保安室,机房,我看到了装修的犹如公主豪华房间,能看到里面有位美丽的佳人。
这是个有着像欧美皇室里那种美丽公主气质的女人,金色的大波浪卷长发甚至挂到了地上,她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裙,露出了发光的粉嫩肌肤,我能看到她正坐在桌子前敲打着苹果笔记本,正在忙碌着,我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她的侧脸,她漂亮的就像是cg动画里走出来的精灵女神,让我不由得呼吸一顿。
只是等了一会,突然我听到旁边走廊里传来了走路声,是龅牙强。
“请进,门没锁。”女人听到外面的问候,用生硬的话回答道,声音非常好听。就像百灵鸟一样,但是我此时眼尖的发现,女人那圆润的樱桃小嘴并没有动。
“爱丽丝女士,你这个月在我这还行么?我给您带来今天的补给了。”龅牙强拎着两个大的不锈钢保温瓶进来了,他的美女胶仆一左一右地跟着,低着头,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你就放在那里吧。”女人手对着旁边的圆桌上指了指。
“那……今晚不用我这两个奴仆伺候了吧,我……”龅牙强说不出话来了,在发现自己的胶仆伺候过后隔天很虚弱,龅牙强有点担心,可别搞死了。
这个爱丽丝是外国人带过来的,只在优秀的片区呆一段时间,自己得帮外国人当祖宗伺候着,当然,每天都有新鲜的石球提供给自己,不,不是石球,可以说是肉球,是很高档的东西,不过我现在不知道有什么用。
我看到圆桌上的盘子里放着的并不是水果,而是三个乒乓球大小的肉球,上面还有淡淡的蛋清一样的粘液,能看到龅牙强去放保温瓶时,看到了盘子里的肉球,眼睛里满溢的喜色。
“你可以拿一个走。今天让你左边那个短发留下陪我。”
龅牙强想了想,转头看到阿丽那无比哀求的眼神,心虚地转过头去。
“阿丽,你今晚陪着爱丽丝吧。”龅牙强拍拍都要哭出来的妹子肩膀,拿了个肉球毅然转身离开了。
我站在楼外面的高空,能看到龅牙强已经让司机开车接了他回去了,现在我要确认地下室的位置,听他们说就在这个楼下面,等会就去查。
但是,这个爱丽丝绝对就是二级胶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那,再等等。我又开始偷窥了。
在换了个已经半掩窗帘的窗户后,我静静等着。
警觉的女人把所有窗帘都拉好了,这里是九层啊,这个小心的女人。
“接下来你知道要做什么,你懂得,前天才做过。”爱丽丝面对着阿丽,生硬地说道。
“好了,先把衣服都脱掉吧。”只见爱丽丝顺手摞下了自己的连衣裙,一具前凸后翘的美满娇躯在灯光下显露出来,好漂亮吗,她居然是真空的。
“真是可惜了昨天烫的这头卷发, 明天试试新的特色吧。”爱丽丝手指在自己的金色卷发上绕了绕,然后挥挥手,只见成片的头发全掉下来了,顿时爱丽丝变成了个光头美女,大片的卷发就这么落在地上,贼可惜。
“你也把毛发都脱了,我很不喜欢。”面对爱丽丝的指挥,小丽快要哭起来了,此时的她哆哆嗦嗦地脱着自己身上的衣裙,能看到她大概二十三四十的模样,走的是清纯路线,马尾辫,戴着眼镜,身上的衣服还是日系的校裙,出众无比的外貌加上完美无瑕的肌肤,还有那瑟瑟发抖的可怜表情,我给她打100分。
“我……我今天伺候了东明建设的王总,已经打过针了,现在不能打,我会吃不消的……”女孩都要哭出来了。
“那你没有让你的主人给你补充元精么?”已经变成光头的爱丽丝有点恼火。
“有啊,每天都有,但是主人并不爱我,我也没法认同他,元精吃了很多,但是没有什么效果。”少女可怜兮兮地回答问题。
“真是废物,残次品!这么大的国家,怎么就没几个正常点的胶奴。”爱丽丝这个欧美女人变得有点癫狂,我在外面看着心惊胆跳,女人心海底针啊,刚才还那么温柔典雅,现在就像个亚马逊女战士。
“你们国家的人,无论男女,都没有契约精神,在我们国家,签订契约就犹如骑士和君主,牢不可破,你们,真是让我无法理解。”我在外面差点笑出来,还契约,我这段时间遇到的胶奴主人都是啥人啊,卖的,赌的,嫖的,还契约精神,真笑死我了。
无论爱丽丝如何说,阿丽这个少女都瑟瑟发抖,她没法反抗,很快就把头发都抹下来,光着头瑟瑟发抖地蹲着,捂着自己的胸,憋着不哭出来。
“好吧好吧,你先去洗澡,可别把毛发带到我床上来。”欧美女人摆摆手,我看着这个欧美女人对自己说了几句外文的命令,好像是什么off什么的,因为离得远,我也不敢有太大动静。
只见欧美女人浑身的皮肤开始变化,能看到赤裸的少女从脚趾开始,黑色的乳胶慢慢向上显形,黑到发亮的乳胶原来就是穿在这个女人身上的,很快乳胶就显现包裹了少女的全身。
“ 对,就是这感觉。”黑皮乳胶少女抚摸着自己全身,她转身揉着自己翘挺的胸部,揉捏着自己翘起的乳头,我看到她转头过来,呜,差点喊出声。
她居然戴着个面具!能看到她的脸贴着个白色的金属面具,这个面具鼻孔和眼眶是凸出的脸模,直到嘴巴都是整体的金属,光有外形没有任何孔洞,而且我还发现这个面具就像是粘在脸上的,完全替代了乳胶少女的脸,她该怎么呼吸啊……。
难怪她嘴巴不动,都戴着面具呢……但是声音又是怎么传出来的。
接下来黑亮胶肤的赤裸光头少女晃动着屁股,然后开始揉自己的肚子。
“啊啊,好涨,肚子里的宝贝,你别急,很快就喂饱你。”能看到她的肚子在不断膨胀撞击,就像四五个月的孕妇。
我看着黑皮乳胶少女弯着腰在箱子里找什么,原来她在找钥匙,被上了黑漆的金属贞操带戴在身上,如果不是她在用钥匙开锁,我都看不出来。贞操带上的腰带打开了,但是贞操带仍然纹丝不动。
少女自己掰了掰,然后剧烈的刺激让她停手了。
等会让那个胶奴帮忙吧。
她坐在了床上,光滑的乳胶大腿晃动着,等待着那个正在洗漱的乳胶少女阿丽,面具也被轻轻拿下来了,随着面具离开脸部,发出波的一声轻响,少女弯腰拿下了面具,然后把面具放在了床头,能看到上面不断低落丝丝粘液。
啊!这个乳胶少女没有脸!或者说除了黑溜溜光滑的樱桃小嘴,鼻孔和眼睛都只有一片平滑,难道她不用呼吸了?她的眼窝里还是有着鼓起的,能看到大概是眼珠子在乳胶的覆盖下转动,但是闭着眼睛的她能看到什么啊?眼睛的眼皮已经上下粘合起来,并且被乳胶覆盖没法打开了。
她的耳洞也被乳胶填起来了,除了装饰性的耳朵还能有什么用。这个二级胶奴除了嘴居然没有五官!!
我目瞪口呆,太诡异,能看到她含着什么,不时有丝丝非常粘稠的液体从嘴唇溢出来,我甚至能看到她的乳胶腮帮在不断鼓动,有什么在她嘴里捣鼓着。
在脱下面具后,她面部的人形慢慢蠕动,然后神奇的鼓起,然后光滑一片。
“不戴面具脸都摸不到么,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很不适应啊?”乳胶人儿摸摸自己的脸,现在整个头就像个圆滚滚的枣子,五官都已经被乳胶充实摸不出来了。
想不到二级胶奴是这个模样,如果站在服装店,那就直接可以作为服装胶模了吧。
乳胶少女坐在床上翘着二郎腿,把玩着自己的面具,还若有其事地看着自己的晶莹剔透的黑皮乳胶手指,浑身的乳胶皮肤已经混黑发亮,整个人就像涂了油抛了光一样发亮。
“我,我洗好了。”不断擦拭着自己身子的乳胶少女从浴室走了出来,犹如出水芙蓉一样的光头小美女,浑身镀了膜的她不断擦着自己的乳胶肌肤,毛巾和光滑的乳胶发出咕兹咕兹的声音,就像擦汽车玻璃。乳胶少女小丽乖乖走到爱丽丝大人面前,此时爱丽丝正歪着头对着另一边的床头柜正哒哒哒地玩着手机。
“爱丽丝大人,我我。”嗯?听到呼喊爱丽丝回过头,没有五官的模糊光滑乳胶脸让小丽一声惊叫,包裹身体的毛巾也没抓住掉在地上了,呜啊,小丽赶紧捂住自己的三点。虽然上次见过,但是没有脸的爱丽丝确实很吓人。
“来陪陪我说话吧。”无脸黑皮女拍拍旁边的床边。
“好……好的。”虽然都是乳胶女孩,但是自己好歹只是个贴了膜的正常女孩,而面前这个外国女人已经非人类了啊。
“你变成这样已经多久了啊。”声音也不知道从哪里发出来的。
“有四年多了。”小丽有点害怕。
“我都有二十七年了,哎。”这个数字让小丽眼睛瞪的和铜铃一样。
“都是女人我也不瞒你,今年我有53岁了。”爱丽丝的话让我和小丽都大吃一惊。
“不过变成二级胶奴我只用了三个月,你都四年了,没希望了。这辈子都止步一级,不过这样也好,成为二级意味着得放弃更多。”
听到爱丽丝的话,小丽有点急。
“难道……难道真的没希望么,老板整天叨咕着二级二级,您是二级胶奴,看起来身份这么高贵,而我现在过的都不如狗,呜呜。”小丽突然捂住自己的嘴,自己太激动了。
黑色的乳胶手抚摸着面前这个透明的女孩小手。“二级首先的要求就是一年内能显现出灵魂纹路,触神赐予的胶皮会挑选适合的人选,没有纹路,终身止步。”
纹路?“我记得去年我们这有个女人有纹路,这事闹的很大,然后她和他主人跟着上级出国了再也没回来。她这下脱离苦海去享福了啊。”小丽眼中羡慕极了。
黑皮乳胶美人摇头笑而不语。“其实我不该说,但是既然我后天要走了,看在你投缘的份上我就和你说说吧,其实这在我们圈子里是个常识,只是你们等级太低不够资格知道而已。”爱丽丝放下手机,然后双手握着面前这个有点激动的透明乳胶少女小手。
“契约的内容知道吧,这其实只是冰山一角,二级就意味着升华,翻身成为主人的主人,你知道你的编号么?”看到面前的女孩点点头。
“我的编号是7584100号,已经很后面了,我的上级是3598号。”
“升级其实就是不断向上一级主人挑战,成功了就夺取了上一级的编号位置,失败了就永远是上一级的奴隶。你的编号这么后,需要先挑战3598号,然后再挑战3598号的上级主人。”
“告诉你个秘密,二级胶奴永远只有450位,而第三等级只有40个。所以你知道了么,至于上面更高级的我就不说了。”
“那加起来不就490个么,总共只有这么多么?”小丽一脸失落。
“不,一共500个权限,还有十个没有人知道。”爱丽丝看起来心情很高兴。
“那爱丽丝大人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秘密的呢?”小丽抓住这次机会,当然要刨根问底了。
“有交流,也有献祭询问……好了,不说了。”爱丽丝说了这么多,也是多亏马上要离开夏国而有点开心,所以心情很好的缘故。
“献祭……我怎么从没献祭过,明明在签订契约的时候有提到过献祭的事。”听到献祭小丽不断嘀咕着。
“献祭需要祭品,那就是。”爱丽丝指指盘子里的肉球。
“爱丽丝大人,这,这不是你肚里的那怪物吐出来的么。”小丽眼睛瞪的老大,这个肉球贼值钱了,和自己肚子里现在塞着的石球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石球可以说从云南那个神秘谷里一卡车一卡的拉出来的,这玩意多得是,外国人空运过来都是一飞机一飞机的,现在只要100一颗,然后上面收养好的成熟石球,如果黑市买是500一个,不过这个球在子宫里硬邦邦的咯的难受,也得一个礼拜才见效果,每个月还得上供三个,基本没了。
听着小丽的解释爱丽丝摆摆手。“所以二级才这么有价值啊。这个就是成熟的祭品,一颗价值一百万美金,还有价无市,买不到呢。”爱丽丝颇得意,自己还是个下金蛋的金母鸡呢。
小丽有点眼热,但是一想到自己什么都是主人的,眼神黯淡了下来。再有钱也没有用,主人一句话就全夺走了。
“今天和你聊得开心,我就告诉你吧,其实这个祭品我每个月都必须得祭祀一个给伟大的触神,另一个可以给我的主人献祭给触神,我每天都可以出十几个祭品,但是一个月最多只有三个成熟祭品,其他都是死胎。”
死胎?小丽还想问,但是张了张嘴,也不好问了,爱丽丝大人今天说了这么多,自己突然对她的改变吓了一跳,平时她天天一个人出去回来,自己一直以为她是个生人勿进的冷血女人,想不到是个好人呢。
“爱丽丝姐姐……你是个好人,我发现我开始喜欢你了。”小丽脑子一昏突然就这么说了出来。噫噫噫!
“没想到你居然会这么评价我!”床上的黑皮乳胶少女顿时跳了起来。看不出表情的光脸让小丽非常害怕,吓得扑通一下跪下来了。
“好吧好吧,别害怕,我不会处罚你的,我的权限高你太多,你不能违抗我的命令,当然你的主人也不能。所以你自然地会在我面前说出心中对我的看法。”爱丽丝嘀咕着,然后搀扶小丽。
“你知道我为什么对你们这么生冷吗?我在你们这里只看到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还有各种黑暗,让我恨不得立刻回国,但是你能让我感到真诚,所以我一直都使唤你,就算我对你的资助吧。”爱丽丝抚摸着面前这个小姑娘。真是可怜人呢,前面的十几天自己把她的事都问出来了,一个初进社会的学生,被骗上了龅牙强的床,然后成了胶奴,这辈子都昏暗无光了。
哟,这个爱丽丝居然是个外冷内热的妹子,这种人你只要被他认同可以谈的很知心呢。我眨巴眨巴眼睛,可惜我现在的立场不允许,不然能有机会真想接触下。

呜,一听到资助小丽的脸就和红屁股一样。???窗外,我傻了眼,怎么听不懂呢。
“嗯,嗯啊,肚子里的宝贝又开始闹腾了,小丽来帮我忙。”只见爱丽丝捂着肚子直哼哼,赤裸的美躯翻过来趴在床上,双腿则站立着,把屁股高高撅起,我擦擦眼睛,差点给那滑溜溜的黑色乳胶大屁股闪到眼睛,只见爱丽丝的双腿之间是个金属贞操带,看起来做工很棒,半指宽的贞操带之间都有断裂和轴连在一起,
内侧是白色毛绒的内垫,不过有点湿乎乎的了。
“嗯,你坚持下。”小丽上前,小手把爱丽丝腰部的贞操带腰围圈掰开,然后双手抓住边缘用尽吃奶的力气往外拉。
嗯哼哼,哎啊啊。光溜溜的头颅已经没有五官了,连耳朵都消失了,能看到那光溜溜的乳胶头左右摇摆着,我眼尖地发现,随着她头部的那面部震荡,就有声音发出来了,好神奇。
兹咕,噗噗,很大的声音从贞操带内侧发出,大量的粘液从屁眼处流了出来,是……发酵的精液味道!味道甚至从窗缝飘出来,我闻的清楚,好腥!
啵啵啵啵!一根有男性小臂长,比手腕还粗的肉色乳胶阳具棒被从屁眼抽了出来,甚至在下面的阴道位置也拔出一根同样的阳具棒,这个阳具棒一拔出身体就犹如工地的搅拌机一样强烈地嗡嗡嗡地震动着,上面的粘汁给震的四处飞溅。
“啊,好空虚,主人的感觉没了,嗯哼哼!”爱丽丝大呼小叫着,而小丽都抓不住这个在抖动的金属的怪物贞操带,一下子摔倒在地上,里面的两根阳具棒捣在小丽腿上,能看到她的乳胶美腿就像波纹一样抖动,太厉害了。
被拔出阳具和贞操带的爱丽丝此时下面湿润的一塌糊涂,张开的乳胶屁眼一波波地喷着浑浊的肠道粘液,良久才少了下来。
“戴维,别出来,嗯啊!”爱丽丝身体一抖,肚子一阵收缩,肠道发出可怕的咕兹咕兹的声音,感觉就像有大蟒蛇在她那肚子里翻腾。娇小的乳胶小蛮腰上,肚皮上能看到她的肠道在扭动翻滚。
接下来的事简直闪瞎了我的眼,只见爱丽丝一下子半跪在地上,屁股滋滋滋地拉出了一根黑色的滑腻黑蛇?黑蛇是从来没人见过的品种,,没有眼睛,头部是酷似龟头的样子,不过它已经打开了尿门,里面都是触须在抖动着。
“嗯嗯,戴维,你先回去,你出来太多了,我的胃疼,快进去,听话。”黑蛇就像宠物一样又慢慢收缩进了体内。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那龟头触手缩了这个黑皮乳胶女人体内,然后她的乳胶屁眼开始慢慢收缩,只留下小指大的眼。
“啊啊啊,屁眼好痛,撑的太久缩不回去了,今晚就不戴贞操带了,哼哼, 真希望赶紧回去见主人,主人的鸡巴最好吃了。”看着这个外国妞自言自语着,我感到这个二代胶奴身上也太诡异了吧,居然在肚子里养怪物。
贞操带拔出来后,爱丽丝的双腿间噗呲一下弹出了一根黑溜溜滴滴答答的巨大阳具,这根被压在肚子里的阳具被压力释放,立刻就弹出来了,虽然我知道胶奴都有能缩阳入腹的阳具,但是她的鸡巴居然是黑色的,不,是被乳胶覆盖了的,尺寸也比我的大两三百,简直就是马吊。难以想象这么大的鸡吧是怎么塞在腹腔里的,还要塞那触手怪物,难道她肚子里不需要肠道么。这里我想到了小美跟我提到的那个死亡少女肠道变粗变短,器官变异的事,突然能联想到什么。
“终于释放出来了,接下来我要好好舒服舒服。”
爱丽丝慢慢爬了起来,然后坐到床上,屁眼里的触手噗呲一下生了出来,缠绕在她的手臂上,此时的无面人乳胶人偶爱丽丝玩耍着这个触手,我能看到这个触手头部刻印着小小的纹印,而且这个触手很听话,看起来就像在爱丽丝的意念沟通下运动的。触手此时又伸长了一部分,似乎想触碰乳胶人偶的头,但是一拉长,这个乳胶人偶就立刻弯腰直哼哼了。
“不要调皮戴维,等会从嘴里出来好了,你这一拉扯我的胃窦门都要被撕裂了。”乳胶小手连连拍打触手的头部,然后触手刺溜刺溜地缩回去了。
“爱,爱丽丝大姐,你这样不会很难受么?上次没见这这这出来啊。”小丽看样子也是第一次看到。
“别怕,这个是我的共生触神之子,它已经和我签订了契约,现在很听我的话呢。对了,我给他取了个名字叫戴维。”爱丽丝玩弄着这个触手,而触手张开前面的尿门,触须不断舔着抚摸自己的乳胶手指。
“这个触神之子,哪,就是那个可以当祭品的触神之卵孵化出来的。” 顿时小丽对盘子里的肉球敬而远之了。
“当然,如果没有进化成二级触神玩偶,即使你和它签约也受不它,活人绝对受不了它的折磨,最低等的一级完美进化的胶奴也许勉强可以,但是也会很痛苦。只有进化到二级的乳胶身躯才能基本适应它的生态环境。不签约那个闹腾啊。”
爱丽丝拍拍触手让它缩回体内, 眼见的小肚子鼓起来了。
这么大的活蛇在肚子里捣鼓,那得多难受啊。看样子签约后会听话,那没签约不折磨死人?
“想当年主人为了让我成为二级触神玩偶费尽心思,我为了进化成二级人偶激活了戴维,结果运气不好就是没法献祭得到宠物契约,害得我熬了十五年才和这个小家伙签约,真是不知那时候怎么熬过来的。”听她这么一说感觉就像玩网游的套路,什么鬼?这难道不是地球的产物?
“那爱丽丝姐姐你当年得受多大罪啊!”小丽眼睛瞪的圆圆的,已经在脑补那触手不听话的场景了。
“咳咳,那时确实有一整套的束身套装,是主人用皮革加金属片做的,穿着都难以动弹呢,不过那是因为那时比较落后,现在都是高科技了。不说了不说了。”乳胶少女连连摆手,不想再提起那段往事。
今晚我真的大开眼界了,感觉见识了一个新世界。房间里的两个妹子也不知道,某个窗户有对眼睛在目不转睛地偷窥,恩,正义的眼睛!
看着两大大鸡鸡妹子互相纠缠起来,我的呼吸越来越沉重,身上这薄薄的夜行衣也突然热得要命啊,奇怪了,而且我裤裆已经硬的和钻石一样,按都按不下去,此时的我只能犹如忍者神龟,用龟行者的形式蜷缩着,认真观察!脚下的空调外机开始震动起来,看来里面两个乳胶妹子也有点热呢。
何止是热,被爱丽丝抚摸的乳胶妹子小丽此时已经娇喘吁吁了,身材娇小的她一声惊叫被爱丽丝这个欧美大洋马抱在怀里,巨大的肉棒已经夹在小丽乳胶的双腿之间。“不,不行啦,爱丽丝姐姐你这个太大,我,我还是吃不消。”小妮子脸红的要命,那黑色的大鸡鸡夹在自己双腿间,长度甚至到了自己的乳房中间,这么长不得插到胃那啊。
“小丽你想多了,当然是你上我啊嘻嘻。”啊!小丽和窗外的某人同时傻了眼。
“怎么楞了啊,你不是有这个么?”爱丽丝的黑手摸上了小丽的大鸡鸡,然后轻轻撸动。
啊哼哼,小丽身体抖的和触电一样,这感觉太不一样了。只见小丽的鸡鸡一颤一颤的,变得非常非常硬,甚至能看到上面硬邦邦的肉筋。
“阿拉阿拉,还是有点小,虽然比起正常人已经非常大了。但是只要这么大满足不了我啊。”
“爱丽丝姐姐,我只是个初级的胶奴,我不行的,呜呜。”小丽瑟瑟发抖,自己的鸡鸡是很大,有时也在主人的命令下和别人啪啪,但是自己的鸡鸡尺寸和那个已经关掉的贞操带内里的鸡鸡有着悬殊的差别。
“来试试,你不也很舒服么。做男人的感觉。”爱丽丝搂着怀里的小丽往床上一蹦,两个人的肉弹蹦蹦跳跳的,看的我都要流鼻血了。
爱丽丝放开小丽在床上搓了搓腿,然后转过来背对着小丽,屁股倔了起来。“来吧,用力插进去!”
“嗯哼哼。”小丽看起来也不是第一次做了,虽然羞的要命,但是还是开始靠在爱丽丝的后背,大鸡鸡开始找那洞穴。
滋咕!一声轻响,两人的下体就又结合在一起了。
嗯哼哼,小丽一边抽插着一边哼哼着。“没想到姐姐的那里居然非常紧。”爱丽丝此时用手枕着头,安静地接受着小丽的玩弄,乳房也开始被背后的小丽玩耍了。
“我的身体可以在我的意念下进行一些控制,我可以让我的肉体保持最好的状态,这也是二级胶奴的一些特点吧。那我再紧点。”爱丽丝蠕动了下乳胶大屁股。顿时小丽一声惊呼,自己的鸡鸡感觉一下子被吸的紧紧的,爱丽丝的阴道一下子缩小了很多,又紧又滑,自己的鸡鸡差点被挤出来。
“小妮子,继续啊。”爱丽丝这个黑皮胶娃啪啪地拍着小丽的饱满大屁股,拍的直晃动,然后一声深深的呻吟声,滋咕一下两人又结合在一起了,剧烈的撞击声又开始不断响起,。窗外的人已经不在了,不过留下了一个高清的带夜视功能的摄像机,微型的麦也插在窗缝里,而神秘的正义之人已经悄悄离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