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不由己的乳胶 – 4

我行走在夜色中,犹如只安静的猫咪真敏锐地寻找着猎物。
洗浴城里只有少数几个房间有灯,我一一记下,虽然要去的是地下室,但是寻找证据证物也是必须的。灵敏的我左右躲闪,轻轻通过一个开着的房间窗户滑进去,不过这个洗浴城确实很大,看来这个龅牙强混的不错,也许这个并不是他的,他只是一个代理人而已。
除了那个外国人爱丽丝的房间和那些营业场所,其他有光亮的我都偷偷观察了下。
首先我听到了震天的打呼噜声,然后居然找到了保安室。
在毫无防备的保安室我偷偷改造了下他们的监控线路,顺便给两个偷懒的睡神每人脸上喷了下安眠喷雾。
然后轻而易举地从已经睡的惊天动地的两个懒鬼旁边更换了监控视频。这下万无一失了。在保安室有着一个打开的步话机,看来就是用来联络的。
通过监控我看到了地下室的视频,能看到地下有个暗门,对应着一个长长的走道,我看到铁门,门口是一胖一瘦的两个男人,只见左边那个胖的正坐在板凳嘿嘿地玩着swetch掌机,板凳旁挂着一把ak。
居然有枪,我眼睛一缩,而且这个过道有十来米,两边都是墙,要直接过去不真被打成筛子啊。
胖子长得高高胖胖的,穿着胸前带有一圈汗渍的白体恤,下面穿着花短裤,脚上穿着球鞋,能看到他那一大把的腿毛,胖子长得圆溜溜的,小眼睛大鼻子,剔着光头的他不时摸摸自己的光头龇牙咧嘴的,看来被游戏难住了。
而右边那个瘦子看起来和龅牙强很相似,可以说是龅牙强的没肉版,看来果然是亲戚,龅牙强除了牙齿不对路,整个人长得还算强壮,而且明里也算洗浴城的大老板,平时也修的油光满面的,看起来就像个成功人士,看起来蛮强壮的身体,大概175的身高,微胖的脸,平时甚至戴着金丝眼镜,还有那头修整的整整齐齐的刘海,配上那双有着精光的小眼睛,看起来就像个精明的有钱掌柜,而这个瘦子估计就是六子了,只见他拿着手机煲电话羹,就没见他停过,今天的他甚至只穿着背心,不时用手拉拉背心,似乎被热的慌,看来这个地下室没有排风之类的,六子下面穿的也是那种雪纺短裤,他腰间别着一只手枪,皮带上挂着一个步话机,没见他坐着过,拿着电话说个不停,走来走去就没见他停过。
我仔细观察了监控下,又切换看了下其他房间,看来停业的缘故,员工间都只有一个在玩手机留守的人了,而我切换了一路路黑暗的房间后,突然有间房有着轻微的亮光,还挂着几个像腊肉一样的玩意,嗯?是7012号,要不等会去看看,不过现在不是时候啊。
既然对方有枪,我只能再想想办法了。在再三的调试后,我发现监控居然可以听到声音,这个监控是很新的型号,摄像头自带麦克风。
看来得从他们身上找办法了,我看向了视频中的两人。
“六……六子哥,这里真他妈热啊。我都快受不了了。”胖子热的直撸汗,都没心情玩了。
“你他娘的至少坚持到天亮啊,我可是给老大打包票的,他给了我一,不,给了我两千,我给你一千,够兄弟不。一晚上一千,哪来这么好的事啊。”
六子一心两用,又是和手机聊又是骗胖子。
“你别骗我,老大我跟了这么多年了,我可是看着他发达起来的,你说的话我不信,起码给我三千,不然我走了哼哼。”胖子果然不傻,我摸摸胡须,看着视频里的两人唱戏。六子被胖子烦的不行,然后磨了半天,最后答应两千交易才停。
“六子哥,这怎么拉我来这个鬼地方,这不就是地下仓库么。里面能有啥玩意。妈的连个风扇也没,热死我了,还有,他妈的游戏机快没电了,充电都没地方。”胖子放下掌机,肥胖的身躯蠕动着,反身找充电的地方。
砰砰砰,胖子拍了拍不知道啥年代都锈了一大片的铁门,然后回头看向六子。“要不你把仓库打开呗,里面肯定有插座,我要充电。”胖子没辙了,因为光滑的水泥墙上除了电灯开关屁也没个。
“我他娘的打死你啊,东西丢了怎么办,钥匙就在我这,但是我答应老板不能开的,你就熬熬,等换班我就给钱,好了吧。”此时六子已经挂掉手机了,一脸的不耐烦。
“又热又闷,这个仓库看起来比我年纪还大吧,真他娘的受罪。”胖子垂头丧气地一屁股坐在板凳上,把钢丝凳坐的嘎吱嘎吱直响。
“这个洗浴城是以前的国明宾馆改建的,那宾馆在80年代还是这个城市的地标呢。”六子坐下来抽出烟递给胖子,胖子不要,于是他自己美滋滋地点了抽了起来。
“啊呀,长夜漫漫,也不知道我的小花现在妥协了没。”六子一边抽着烟一边感慨着。
“是不是那个花雨露,那个东明中学有名气的第一校花,被你搞来了啊,真他娘的羡慕死我了,你是我老大,老大威武。”胖子连连拍腿,激动的脸都红了。
“他娘的,老大这次终于搞到个名额了,他看在我跟着这么多年的份上,让我自己找个极品女做胶奴种,我当然要最好的啦,我还想搞二级胶奴呢,那时就一步登天了。”
“六哥,哎哎,你和老板说说好话,给我允个呗。”胖子口干舌燥,不能控制自己了。
“我尽力尽力。”六子装作看不见一样眼神左右飘着。
胖子此时已经没有刚才那精明样了,恭维的像条肥狗。
“六哥六哥,我们是自己人吧,这样吧,今晚我帮你,一分钱不要,以后你要我帮忙,什么都不用提,只管叫上弟兄我。”胖子此时口水都出来了。看到老大手下那么多极品乳胶妹子,胖子激动的不能自己,我也要我也要,胖子的想法都快在空气中能看到了。
“好吧好吧。嗯,让我看看小花怎么样了。”只见六子掏出手机哒哒哒地开软件,很快就有模糊的人影在视频里扭动。
“黑漆嘛唔的,就那几个小灯亮着,啥也看不到啊。”胖子凑过头,只看见模模糊糊的东西在扭动。
六子手机一抽,眼睛瞪了胖子一眼。“我他娘的把你他妈的睡觉直播给满大街人看好么,7012这个房间可是放着其他几个不听话的胶奴种,那两个监控室里的混子一天到晚看她们撸管,我的宝贝小花可是不是给他们意淫的,所以我特地把灯给关了哼哼,反正这样也差不多看的见。”
胖子被骂了有点忻忻的,但是他马上又变笑脸了。
“六子哥,六子哥,啥叫胶奴种啊,还有你的妞确实极品,丝,我也想要个超级听话的极品胶奴呢。”胖子一脸的羡慕。
“得,今天老哥我就给你普及下知识。”六子故意装渊博。
“还记得刘东那个小子么,就是那个把自己女朋友变成胶奴的傻瓜。”六子指了指西边。
“小刘不是被外国人带去国外发财了么,她女朋友出现那个啥,啥的灵纹,于是那个一步登天啊,真他妈的。”胖子羡慕的气都要瘪了。
“我也不知道他小子去了怎么样了,反正没了联系,听说父母也被外国人带过去了,听说是去了那什么kv集团,奶奶的,我倒听说过,全球巨无霸的公司啊,这小子。”六子说着眼神中也说不出的羡慕。
“老板其实经常念叨着二级胶奴,他都快魔怔了呢,诺,楼上那个,5089的那个外国女人,叫爱丽丝的,就是二级胶奴。”
“这玩意还他妈有等级啊。”胖子愣住了。
“这里面门道很多呢,你知道么,老板说了灵纹就是升级二级胶奴的必要前提,可是没人知道灵纹是怎么冒出来的。”六子摇摇头,”我们国内其实每个城市都有胶奴社团,那个张强,他也是搞社团的,里面的货有一大半就是他的,诺。”
“灵纹每年就出那个几个,但是老板说,一般基础好的容易出灵纹,那几个出灵纹的,都是天生丽质的那种,所以你懂得。”六子的嘴笑的像狐狸。”而且老板刚收的第二个胶奴不也是我们这有名气的大美女么。”六子不断挤眼睛,你懂得。
“难怪!那可是前省花啊。”胖子一拍手,“哥,你这小花不也是校花么,那肯定是天生丽质的罗,花雨露可是特有名的啊,他娘的,美的冒泡,真便宜大哥你了。”胖子不断擦着口水,说不清的酸。
“放心,等哥把花玉露搞定了,我就让你爽个够。”六子拍着胖子的肩膀哈哈大笑。
“对了,刚提到胶奴种,哥你也给我普及普及呗。我也准备物色物色人选了。”胖子嘿嘿邪笑。
“所谓胶奴种,就是物色好作为胶奴的女人啦,天生丽质是前提,我们那个7012的房间里可是好几个很不错的备选,嘿嘿嘿。”一想到自己计划得逞,六子也笑的和不容嘴,她父母那自己已经用和同学一起去旅游敷衍过去了,至于那几个长得,很一般的女人同学,也挂在7012呢。
“原来如此啊。”胖子的眼睛滴流滴流的转个不停,似乎在寻思自己的目标了。
“那那那,哥,你给我说说怎么得到胶奴啊,你提前和我说说撒。”胖子有点急了,恨不得已经得到自己的目标。
“首先,你得有外国人给的契约乳胶皮,现在强哥每年可以得到两张,这可是每个月上缴60%的利润加上刘东那个功劳才争取到的呢,其他小社团基本没个两三年的都争取不到一张。”六子慢悠悠地回答。
“哎哎,那个,可是乳胶女人我怎么感觉到处都是啊,这玩意很精贵么?”胖子摸不着头脑了。
“去去,这个胶奴死了主人或者仆的都会一体同命,同生共死,所以有选择能力的大佬都会很谨慎,就怕出事,所以原始的没有激活的契约乳胶皮就很贵了。”六子抽了口烟。“以前都是外国人自己亲自保护好了过来观察并改造的,但是最近几年听说科技突破能量产,所以不来了,皮也改用秘密的国际快递送了。但是这玩意依旧有价无市,四十万。四十万美金。”六子伸了伸四个指头。“黑市就这个价,而且根本买不到。”
嘶,胖子吸了口凉气,眼睛咕噜咕噜转。但是立马被六子拍了下头。“你小子别想这脑子,这是你能动念头的么,知道上一次那个偷外国人的定制契约皮的业内神偷么?逃到了缅甸,还不是被外国人抓住了。我怀疑他们外国人经手的新一代契约乳胶皮有特殊办法定位,外国人很容易就派雇佣兵找到那家伙了。”六子摇摇头。“胖子你别动啥脑筋,这个胶皮每个都有档案的,别做白日梦。”
哎,胖子像放气一样滋滋滋地瘪了,瘫坐在板凳上。
“明明满大街都是,为啥还这么贵。”胖子不断嘀咕着,听到黑市价,他觉得强哥不会给自己这个小罗罗名额的,所以像小媳妇一样嘀咕起来。
被啰嗦的没办法的六子不难烦了:“好啦好啦,那些满大街的很多都是死人胶皮啊。”
死人皮?噫!噫!啊!!胖子捂着嘴尖叫起来了。
“胶奴一死,那皮就随时会剥离而出,会到处乱串,任何靠近的人都有可能被包,所以很危险很危险。看过异星崛起么,就像那个火星怪物,完全不可控的。你小子别动这脑子,想想你强制变成胶奴的样。”
被这么一说胖子脸变得惨白,一个滑溜的肥胖子,还要低声下气地喊某个看不到脸的人主人,像头肥猪一样被低贱地使唤。
噫!胖子捂着自己的胸像女人一样尖叫了起来,发出杀猪一样的声音。
六子摆摆手,“你知道了吧,所以胶奴看似到处都是,其实大多都是倒霉被碰上的。虽然业内说夫妻配最好,但是这么随机的事谁能说得清。”
六子又抽了口烟,细细品了会,然后慢慢吐出去,小眼睛眯了又眯,来劲了。
“上次那个胶奴李思丽你知道么,她的皮都不知道是多少代前的死人皮了,然后大胖那狗日的,居然打药把李思丽给打死了,没想到警察会来的这么快,结果强哥没有找到那个死人皮现在的主人,听说给上头罚惨了。”六子为老大感到不值,老大为此多方面打听,也没发现警局有啥灵异情况,只好作罢。
“还好强哥管着我们区每个皮的主人,他们主人和胶奴大多都是陌生的关系,看在钱和子弹的份上,都非常的听话。”
我此时正把他们的谈话都录下来,听到这想到了那个夜总会被自己撸管的乳胶学生,还有张大哥酒吧的乳胶辣妹,他们的主人都是那么的渣渣,难怪,原来是随机的缘故,可惜妹子没遇到好人,而我看到了也无能为力。
我此时也想到了自己,楚楚可怜得不到我爱情回复但是变成我的胶奴无法脱身的小美,还有远在重洋被控制的老婆,我气的直发抖,我大口呼吸,双手撑在控制台前,发誓一定要改变这一切。
此时的5089房, 小丽已经深深地睡去,而侧躺的乳胶黑皮大美女突然感应到了什么,她轻轻推来抱着自己的小丽,拿起金属面具慢慢戴了起来,随着面具戴上,有着奇特花纹和一些看不懂的细小符文的面具慢慢闪现出奇特的灵光,并且慢慢贴合在脸上,眼见的乳胶大美女的光溜溜犹如鹅蛋没有五官的乳胶头颅,又显现出娇媚的少女头颅和脸面,看起来就像雕塑一样,很快她的金色的头发就丝丝丝地长出来一直到腰间,让她变成了乳胶淑女。
“这感觉,我感觉到了,果然……”乳胶女人摸着自己的面具,面具在女人的按压下越发闪耀。
“这种怨念,悲苦,还有对妻子的想念,一分为二的无尽爱意,无能为力的自责,可怜的善良男人,真让人感动,我居然能在这个国度遇到灵魂犹如英雄一般闪耀的男人,好吧……偷窥的可恶男人,我就不揭发你了。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道路。”乳胶美人就这么赤脚走到那个窗户前,她屁股的触手露出来来回晃动着,看起来就像个晃着尾巴的魅魔。
她拉开窗户看了看,然后对着摄像头一笑,转身拉好了窗帘。
我此时听了两个人说了半天,也犹豫了下,看看手表都过去一个小时了,地下室的这两个人越讲越来劲了,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再继续听下去,转身给两个呼噜睡神又喷了点睡眠喷雾,然后我继续录音。
交货在后天,即使明天再想办法也行,失去了警察局资源的帮助,我没法得到对抗武器的工具和办法,毕竟枪都被收上去了,只能想办法斗智斗勇了,而现在就是看这两个闲人的话语玄机。
“哎,大哥,大哥哟,这里没人,你也就和我说说那契约胶皮的事嘛。放心放心,我不会动脑筋的,我还不想被外国人抓走。”
胖子的好奇心完全被勾起来了。
“就知道你小子,欠打!”六子伸手欲打,看看嬉笑躲闪的胖子,摇摇头,然后拿出烟准备再点只烟。胖子立刻嘻嘻笑着抢过打火机点烟。
“我也不知道啥时候轮到我,但是总归得有个盼头,你倒是和我说说嘛。”胖子啪啪啪地点起了火,此时他就是个敏捷的胖子。
“我会和老板说的,告诉你吧,老板留了两箱契约胶皮在那个7012的保险柜里,当然密码钥匙我肯定不知道啦,嘿嘿,等我的小花妥协了我就用上。”六子美滋滋地吸着烟,别人给自己的点的烟吸着感觉就是不一样。
“两箱啊,那哥你用一个,也求老板给我允一个呗。”胖子现在就像个妩媚的胖老鸨。
“去去,还有个预定给丁书记了,你别多想。”六子把贴过来汗渍渍的胖子使劲推来,去,一身肥油臭。
我听到这灵光一闪,自己在警局老大的老大的就是姓丁。但是我还不能确定。
“真麻烦,为啥还要改造啊,直接包了就得了,不就是个娘们么?”胖子是个粗人,粗中有细,但是也有点大男人。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可是外国人教的,只有在心灵相通的情况下,在爱意相融时,与灵魂共鸣,才能求得升华之道。”六子把烟抽了几口然后说:“外国人寻求的是情侣那种互相恩爱的感觉,但是他妈的这是我绑来的女人,不恨我才怪,我怎么让她心灵相通,爱意相融啊,你倒说啊,所以就得用点手段了。”六子晃晃烟,这个设备其实也是外国人提供的,不过效果很好。
“外国人的手段,通过强劲的致幻药物,让女人不断高潮昏迷,直到身体透支崩溃,造成类似失忆一样的效果,在其中不断通过视频给她洗脑,等她改造完毕,醒来就把你当成最爱的人啦。”六子摸摸鼻子,一想到那机器就有点鼻子热。
“难道老板的胶仆也是?”胖子的思维转变真快。“你想这么多干嘛。”胖子又挨了一下,他龇牙咧嘴地装疼超假。
接下来也听不出什么名堂了,两人接下来的话题都是社团的事,我于是偷偷拔下录音设备,又重新把录好的监控视频重新加载,起码5个小时不会有人知道,而且看后台我就知道这两个保安经常做这种事,把7012的录像偷偷用平时的改名覆盖,看来两人平时偷窥的不少。
此时的我已经换上墙上挂着的保安服了,戴着保安帽和黑色口罩的我还是很俊呢。
我走之前又给两人上了药,然后就犹如黑夜中的一只老鼠一样跐溜一下找不到了。
戴着夜视仪的我先摸上7012。我感觉7012也许就是我这次任务的突破点。
来到7012,我看看走廊灯开着,但是监控室我已经做了手脚,我轻轻来到门前,然后掏出工具,很快咔擦一声,厚实的钢化门就被打开了,我敏捷地转进来,轻轻带好门。
此时的房间里只有几个小灯亮着,还有一些机械的轰鸣声,我听到了类似马达那种很均匀的呜呜声,我能看到隐隐约约有什么在扭动着,昏暗的房间因为光线不足的缘故看的不是很清楚,我此时也担心有其他监控,所以我又戴上了夜视仪,并调整了下。
嘶!眼前的画面顿时明亮起来了。顿时房间里的所有我都看的一清二楚。
能看到这个房间就犹如个手术室,居然有着全套的手术设备,在另一边是透明玻璃墙隔开的一个防尘室,里面有什么设备在哄哄作响,我轻轻走过去。
啊!只见里面是一台很大的设备,类似那种欧美展览上的全自动机器人机床,不过这个看起来有小汽车大的机床正在调教的零件是个活人!
只见先进的机床固定在金属地板上,粗大的管线满地都是,方方正正巨大的机械看起来非常复杂,机壳上我能看到kv集团的商标。
只见旁边的一条金属架上挂着5个“腊肉”,我悄悄走过去,不打搅仍然在轰鸣的机床,能看到里面好几个机械臂在后面一个水池里捣鼓,腊肉们在玻璃墙这边,机床在中间,而那边还有个内嵌的水池。
我轻轻来到“腊肉”面前。霍!在我看清楚腊肉的真实身份后,我大吃一惊,这些腊肉居然都是真空床的美女。
只见这些都是大概两米长,一米三宽的方形真空床,周围一圈都是富有弹性的厚实硅胶管,我摸摸还很有弹性,而中间被两片透明乳胶皮密封的光头美女正面目扭曲着,能看到她眼睛部位戴着像风镜一样的黑色电子眼镜,眼镜有耳机插在耳朵里,而她的嘴巴和鼻子部位都有着内插的塑料乳胶管,正好可以防止漏气,在乳头和下体私处也有着加厚的乳胶管靠着,防止漏气,我看了看,女人的毛发刮的很干净,可以说浑身赤溜溜的,还有这眼镜的边缘还不断露出点光,说明在播放着什么,耳机里传来点声音,像男人在说话。
我正打算往另一边走去,突然这个机器人机床开始动了,我赶紧躲到这个真空床挂架后面。
能看到机器人的手在另一边捣鼓,我等了会,发现机器人并不会对我起反应,于是大胆走向另一边看看它在干什么。
啊!只见那边是整整齐齐排列的十来个医疗床,就是那个医院那种下面带轮子的单人床,能看到8个床铺已经空了,还有2个上面躺着熟睡的赤裸女孩,女孩个个看起来年轻貌美,但是个个睡美人一样。只见机器手臂直接架起其中一个女孩,女孩犹如玩偶一样被夹着,荡着晃啊晃的。
这是要干什么?突然另一个手臂过来,直接捣在女孩头上,秀丽的一头长发被一片片地剪掉了,然后女孩就被翻转,肛毛什么的都被剃干净。
我的天哪,这是要干什么,我瞪大眼睛,感觉打开夜视仪的摄像功能。
这个女孩也不知是生是死的,就被那么转来转去的也不醒。接下来的微波脱毛有点疼,我甚至闻到了毛发烧焦的味道,但是即使这样,女孩还是没有醒来。
现在女孩变得光溜溜的了,我眼看着机器人的机械臂伸出组合框架,组合成四方形,乳胶薄膜被展开,而少女被摆进去,然后戴上了播放眼镜和耳机,接着筷子粗细的金属长棒把少女架在空中,能看到两片薄膜开始合起来,很快把光头少女贴在里面,兹~一阵刺耳的吸气声,能看到薄膜立刻前后贴透,把光头少女玩完完全全地贴在里面了,能看到少女就像个睡美人一样,被真空封闭在薄膜中间。
不能呼吸的真空少女很快抖动起了身体,不能呼吸吧,然后机械手又用热熔的办法给真空少女的五官下体都开了孔,就是刚才我看到那种。能呼吸了,停止挣扎的真空少女让我也喘了口气,感觉自己也被真空窒息了一样。金属棒慢慢抽了出来,然后又一会的抽气声,这个少女就成了真空床的一块美女肉。
真空床少女很快就挂在了我的旁边,我眼看着最后一个睡美人也被做成了真空床少女,等机器不动弹了,我决定去池子旁看一眼再走。
突然机械手动起来了,我赶紧一躲,机械手叉起了最前面的那个真空床少女,这个少女貌似醒了,一直在乳胶薄膜里扭来扭去的,但是里面没有涂油的乳胶真空床让少女完全无法动弹,真空乳胶的强大张力让少女只能无力地晃动着身体,被崩的很平板的乳胶随着少女的晃动发出咣咣的乳胶声。完美的真空床。
等我走到水池这边我才发现,这里好几个房间都被打通了,只是为了放置这个水池。只见钢化玻璃制成的水池其实不是一体的,而是一个个长方形透明空槽,他们每个隔开一米,整整齐齐的排列在一起,让我有种一体水池的错觉,能看到两排五个空槽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当然无一例外都是空的,我走进其中一个,仔细观察下。
只见这个玻璃槽内里也是有着十几个小型袖珍机械臂的,上面毛刷吸盘个个都有,还有硅胶阳具之类。这个接下来很快就知道了,因为那最先醒过来的真空床少女被吊了进去。
机械手们立刻活络起来了,此时的真空床少女含着硬邦邦的乳胶管,只能啊啊啊的叫着,不断晃着自己的乳胶光头,也不知道眼镜里播放什么玩意,有点吵。
哗啦啦的进水声,水不断进入槽内,冰凉的水淹到少女的腿,让少女啊啊啊的叫的更起劲了,双腿用尽浑身解数蹬着,但是还是会恢复原状。水慢慢淹过身体,没至头顶,上面的盖子慢慢兹地盖起来了,最终水充满了内里,留下被固定住边框的真空乳胶少女。
我看着里面的真空少女急的也快窒息了,但是这机器没有丝毫的开关之类,至于那些有小臂粗的电缆线,正常人都不会去动的好不。
还好接下来各种软管插入了少女的鼻子,能看到少女能咕噜噜地不断张着嘴呼喊着并吐出大量气泡了。这个软管在输氧。
接下来重头戏来了,只见那些金属机械臂都动了起来,围住少女一股要把她开档剖肚的气势。
然后毛刷选择起来开始旋转女孩的乳头,顿时少女咕噜噜地吐出更多气泡。
下体哪也插入一大片的道具,细长的尿道棒不断插入拔出,带出一波波地黄浊液体弥散在无处不在的透明溶液中。
阴蒂正被毛刷两边夹着滋滋滋地刷着,而蜜穴则已经插入硅胶阳具开始兹咕兹咕地抽插起来,而溶液成了很好的润滑液。
扭动的屁股被机械手掰开,屁眼处的屁眼很顺利地就进入了一窜葫芦珠肛塞,能看到链接的透明塑料管哗哗地输送着液体,我眼见得少女的肚子膨胀起来,成了个球。然后机械手不断揉着少女那膨胀的肚子,少女此时叫的更惨烈了,可惜是在液体中,再怎么叫声音也传不出去,我眼看着大量的污浊的肠道渣垢被抽了出去,然后肚子来回膨胀了六次,直到抽出的都是干净的液体,才停止灌肠。肛塞被拔出来了,我看这个少女是算胃里的胃液都给洗掉了吧。
然后粗大的阳具开始抽插这个可怜少女的菊花,我看着那幼嫩的菊花吃力地吞吐着巨大的阳具,赶紧后庭也有点疼。
少女不断扭动着身体,很快嘴里的软管也被抽掉了,一根同样的阳具插在嘴里,深深地插进喉管,恨不得插到胃的底部,然后抽插起来。特殊的溶液很快就被加热的有点温了,我摸摸槽壁确实热乎了点,但是内里被全方位抽插的真空乳胶少女我也无能为力。
在我走之前我发现一根细节,少女的手臂静脉那被戴上个前后磁铁的半手镯,然后插入了针管,开始输送粉色的药剂,这个也就是那洗脑的药物?还有我走的时候特地去看了看剩下还没轮到的,身高不同,大小不一的光头真空美女们,靠近听他们的耳机里都是男人的话,“我最爱你了,亲爱的美珍。”
换个少女。”花玉露,我强六子是你的唯一。”咳,这个就是花玉露么?我咳嗽了下,被真空床真空的女人都变形了,而且她们都戴着眼镜,我也无法分辨,也就外形和身高略有不同。
今天的我必须完成任务,我暗暗说道对不起,也没有动手解救这些可怜的少女,只是把视频拍摄起来。
我负着良心去寻找保险柜, 我的良心谴责着我为什么不救顺手可以救到的可怜女人。
但是我明白我现在算在龙潭虎穴,这么重要的地方旁边绝对不会没有人值守的,我刚刚确实听到隔壁的房间有人说话。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只能作罢。手头上的武器除了一把电枪,一把刀,也没有什么自卫武器了,对付那种拿着冲锋枪的狂徒,我表示我不能开这玩笑。
在一番搜索后我在一个铁柜后面发现了嵌在墙里的密码箱,在一番尝试后,我打开了密码箱。
打开的密码箱里是两个大概月饼盒一样的盒子,是铝合金的,不过上面有强化的锁扣,我拿起来晃了晃,里面似乎有上面再挣扎,盒子还有点小重,看起来是很好的高强度材质。剩下的还有装在盒子里的一排试剂,居然还贴着使用说明,我来不及细看,全部放入背包,里面还有十来个关掉的手机,我知道是这些少女的,于是全拿走。剩下还有一堆贴着英文标签的瓶瓶罐罐,但我已经拿不下了,于是只能偷偷再拿了几个发热的石球,消灭证据,赶紧离去。
这个契约乳胶衣盒子居然还有使用说明,我看了下后面的英文使用说明,然后了然成足。
两个活宝一个拍马屁,一个话痨鬼,两人聊的天昏地暗,马屁拍的震天响,为了得到自己的胶奴,胖子是放下自己的脸面了。
康当,突然一声响,一个盒子被扔进来了。
谁啊!六子立刻站起来,掏出了手枪。地上的盒子上面的锁扣已经被打开了,在摔打中盖子已经咧开了嘴。
“这……这特么……我曹!”六子看清楚了盒子,脸色突变,立刻想要冲过去盖上盒子,可是晚了。
盒子挣扎不休,犹如深海异形一样的人形乳胶衣晃悠着从里面竖了起来。
“我草他么的,我。”不管旁边目瞪口呆地胖子,六子立刻回头掏出钥匙,满头大汗地想要开锁。
“六哥,六……六……六哥,这个,不会就是你说 那个吧。”胖子已经吓得语无伦次了,他已经拿上枪对准了正在左右晃头的乳胶衣。
“别嘘声,我们进仓库躲躲。”咔哒一声轻响,六子微微一喜,赶紧推门。兹嘎,门被推动了。
“别, 别过来,他妈的啊啊啊啊!”后面ak吵豆一样的射击声传来。
坏了!六子不多想,赶紧想先进去关门。
被打了全身是洞的真空衣晃动着,突然发出无声的尖叫,我在走廊外面离的很远,都觉得一闷,差点吐血,头痛欲裂。
“我曹你……啊!”胖子丢下枪满地打滚起来,捂着头直叫,难以忍受的全方位的精神疼痛让胖子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他满脸是鼻血,叫的那个猪嚎。
至于六子刚推开门,跨了一半就摔倒在地,捂着头满地打滚。
“我曹,我曹!”六子捂着头,满眼血丝,青筋暴起,鼻血就像两条瀑布挂了下来,虽然想开枪,但是手枪晃了又晃,就是扣不动。
“伢子,我,特么!”看看仍然在打滚哀嚎的胖子,忍受着头壳仿佛被打开的疼痛,六子立马转身向门爬去。
“六哥……别,丝……别丢下我。”胖子扭曲着脸,用力蠕动,伸手抓住了六子的腿死死不放手。
“你特么给我放手!”六子用力撺胖子的肥手。但是胖子打死不放。
“胖子,你就委屈下,我会让老板帮你脱掉的。”六子一手捂头,一手抓着门。
“不,不干,你来,我知道被这包了就是一辈子的事,要来你来!”胖子死死抓着六子,然后靠着自己身强力壮,两人扭打起来。
而受了伤的乳胶衣就像人一样,弯头看了看自己浑身的孔洞,然后看向正在撕闹的两人,扑了上去。
我在走廊外面静静等候着,拿着电枪的手轻微颤抖着,刚才那ak扫射让我吓了一跳,子弹呼啸而过让我现在后怕不已。
“啊!贴我身上了,我曹啊,什么在剥我衣服。”这是胖子的声音。
“我草你吗的,胖子你别用我身体来蹭,妈的压死我了。我的妈呀,我的衣服也掉了。”
两人惊呼不断,大呼小叫,又因为刚受了精神冲击无力,而且两人谁都不想做胶奴,身体又没力,结果一塌糊涂。
我等了一会,然后悄悄往里面看。
场面辣眼睛,两个剥光的男人,一肥一瘦,乳胶衣已经把六子的身体包了一大半了,他死死抓着大胖的手不放,觉得乳胶衣会放过他去包胖子,而胖子死死推六子,两人纠缠在一起。
我慢慢走过去,戴着口罩的我盯着他们,而正抬头的六子勉强看到了我。
“是你!是你干的,你是谁!”我没有回答六子的问题,把电击枪打在了胖子身上,两人都咕咕咕咕地抖起来,我一直到电放完才松开开关,跨步过去。
等我找到我想要的,背着大包出来了,此时地上的六子已经被包了,嗤,成了没有美感的排骨男胶奴,他还被胖子死死抓着,两人都屎尿满地,昏迷不醒,我轻轻跨过去,拿走了散乱在地上的武器,带着东西轻轻走了,至于胖子,你贴的那么紧,绝对是皮的主人了。恭喜你得到了胶奴,虽然未必是你想要的,咳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