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不由己的乳胶 – 5

我拿回了窗台上的摄像机,轻轻离开了洗浴城。
走到远处,我把东西都放进了我停放的汽车,在此我擦了擦汗,终于松了口气,现在真想吸支烟,因为那边确实很惊险,我检查了下我的收获。
一个手提箱,里面是一堆大叠的钞票,还有几张欠条和几包白色的粉。
一把手枪,一把ak,还有几个弹夹,这个是搞笑两人组的。
一把电击棍,穿在身上的保安服,这个是两个依然呼呼大睡的睡神保安的。
我的摄像机,爱丽丝他们做的事都被拍摄下来了,但是我爬墙去拿摄像机时心里一沉,因为那个半掩的窗帘被彻底拉上了,也许我已经被发现了。我悄悄离开,希望里面的视频还在。
一个锁死的铝合金盒子和一排药剂,看说明是进阶胶奴用的,不过我也没细看。
还有几个摸在手上热乎乎的石球,不,应该有点软了,这个听说就是所谓的祭品?回去给小美看看。
接下来就是张哥说的被抢的货物,我掸了掸盒子,这个盒子是被真空了的强化塑料盒子,大概两个巴掌大小,里面放着一扎扎用细绳绑起来的奇怪草,这个草……我打开灯看了又看,透明的盒子里,这个草像一根根细小的鱿鱼须,最要命的是,这个草居然还会轻轻扭动尖端,如果不是这个草还有细长的草根茎和根须,我都以为是活的鱿鱼了。这个草三根一扎,整整齐齐地摆放在盒子里,后面还有英文的贴纸,上面写着英文的什么,魔药材料?我点了点,一共五扎一个盒子,这样的盒子我一共看到9个,张大哥说丢了3个,管他呢,我全拿走了,至于仓库里其他东西我并没有动,因为时间不等人,我也没心思拆那些箱子和麻袋。在整理好东西后,我驱车离开,不留下一丝线索。

“你们这两个蠢货!!!!”愤怒之极的咆哮声让半跪着的两个人耳蜗嗡嗡作响。换了衣服的胖子和六子正跪着不作声,两人身上还有那屎尿异味,但是今天栽了,老板已经给了两人几十个耳光了,现在两人一点声音也不敢有。
呼呼,脸面扭曲的龅牙强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后面那个叫小青的私人胶仆感觉上前按揉,小丽不在。
“你们这两个混蛋,居然还出这档事,知不知道我损失多大,我这次交不上货了,一定会被调低组织里的等级,我损失惨重啊,看来这次爱丽丝留不住了,马丹。”
“哥,哥啊,这不能怪我们啊,你看我的皮肤,有内鬼,内鬼,对内鬼把这个丢过来,不然也不会这样。”此时的六子也已经是个乳胶人了,除了穿着借来的保安服,还戴着帽子,贼丢人。
“你们拿着枪啊!我草拟吗的,被包了就包了呗,其中一个不能冲出去抓那个贼么!我操!”龅牙强越想越气,猛地站起来,一脚把六子踹在地上。
哎~六子躺在地上,张了张嘴,当时两人你推我推的,谁也不想被包,哪想这么多,现在想想盒子就是被打开丢进来走廊的,那人一定就在走廊外面,手上有枪,冲出去那贼未必能跑掉。可是大胖这个猪队友……简直不可理喻。
木已成舟,六子的眼神黯淡了下来,身体软在了地上。
六子不说话,大胖也低着头不吭声,龅牙强终于冷静下来了,他一口一口地慢慢喝着茶,看也不看地上这两个废物。
“有没有发现那贼是谁,去把那贼给抓回来。”
“表哥,要不要报警啊。”这时六子说了句胡话。
“你这只猪!!”龅牙强又发怒了。
“看看你成什么模样了,这么点事也做不好,我已经调查过保安室了,监控被人动过手脚,完全找不到证据,还有这个能给警察知道么?闹大了都没好下场。”
毕竟喊自己表哥,而且六子是自己从小到大跟着的亲戚和马屁精,自己也不好怎么。
“你现在的皮的主人是谁。”
六子身体一颤,看了看胖子。
“你们啊你们啊!”龅牙强觉得自己血压都要爆了。
“二胖,你跟了我快四年了吧。”
“是……是的……”二胖一个哆嗦,老板现在超可怕的。
“你现在命令,把六子的皮物命令权全部转交给我,只听我一个人的话,然后你就可以到门外面等着了。小丽你们也出去。”胖子照做后,然后赶紧离开。
“表……表哥……你得帮帮我,快,帮我脱掉这个胶皮,你一定有办法的吧。”六子终于热泪盈眶了,想不到自己成了日思夜想的胶奴,教练这个结果不对啊。唉。
“六子……你记得不要让大胖离开你的视线,他要出事你也就完了。”龅牙强拍拍六子的肩膀,没有回应六子那 期待的眼神,摇摇头离开了。
“不不……表哥……表哥,帮帮我,别走,我曹,我曹啊!”六子狠狠打了几个自己耳光,然后瘫软在地上,裤裆已经湿了,他被自己吓的失禁了。

我此时已经在张大哥的酒吧了,在收藏好我的收获后,我拿着三盒鱿鱼须草找到了张大哥,在重重包围中来到了他面前,并把这个草放在桌上。
“行啊你小子!”张大哥摸摸自己的光头,对我的收获完全没有意料到,没想到这个小子本事蛮大的,自己虽然和洗浴强有冲突,但是他洗浴强有枪呢,虽然在自己地盘不怕他,但是自己知道几分几两。张大哥摸摸自己的胡须,想着什么。
“张老大,现在我可以加入了吧。”我未免夜长梦多,于是加鞭快马。
“这个没问题,但是……妈的,不够啊,那个,小李啊,你有没有看到,还有没有这个咳咳。”张大哥不好意思地指指鱿鱼草,眼中闪过一丝贪婪。
“就这么多,你也知道我是偷偷拿来的,哪有时间仔细找。”我摆摆手摇摇头。
“但是这盒不是我的啊,奇怪。”不好,这个盒子居然还有暗号。
我心砰砰跳起来了,但是脸上纹丝不动。张老大盯着我,恨不得从我脸上看出朵花来。
“如果你让我再找其他的这种草,我是不会再去了,他们都有枪,太危险了。”我直接回绝了。
张老大也知道我不可能妥协了。现在自己人才凋零,手下无几,先用着这个,而且听大鸡说还是个有钱的主,是个不错的人才。
“好吧好吧,我会推荐你入教,等斯密斯同意了我就带你去。”
多年的重案组生活让我遇到了很多危险的情况,包括卧底,我为此自己偷偷用警局的系统做了几个真实的假身份,这个我没有和任何人提起,在经过化妆修饰后,我在张老大面前就是有钱想求刺激的小老板李海仁。
接下来就是等着后续了。
晚上已经临近九点,小美穿着很普通的黑兜衫,下身是牛仔裤和球鞋,她在外面晃悠了好久,才偷偷来到了我的另外一个秘密基地。
昏暗的地下室,我此时正在电脑上导入摄像机的视频,此时监控显示小美来了,看着对着摄像头刷脸的小美女,我微微一笑,打开了电钮开关。门打开了。
“来,一起陪我看看这个。”感觉到后面一对柔软挤压着我的后背,我微微一笑。此时小美从后面搂住我,我能闻到她身上那种淡淡的香味,我也伸手摸了摸她的乳胶小手,轻轻把她拉到我旁边。
视频被我打开了。
“啊啊,爱丽丝姐姐,我,我不行了。”听到视频里一阵阵的淫叫,小美小脸一红,轻轻啐了我一口。
只见小丽抖了几抖, 把自己的精子都释放到了爱丽丝的体内后,然后就瘫软不动了。
等了好一会,其中爱丽丝又爬起来,把小丽的唧唧又搓硬了,然后自己屁股凑着啪啪,直到小丽再次哼哼着射精,这样反复了三次,才善罢甘休。
怎么停下了?视频里她突然坐了起来,此时她似乎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于是拿起床头柜上的银色面具,戴上后仔细感受什么,看着面具闪了会蓝光,然后她把面具取下来,重新躺下,回身搂住小丽。
“爱丽丝姐姐,我……我不要了……今天有点透支了。”小丽感到那双扣住自己的乳胶胳膊,身体一抖,可怜兮兮地求饶着。
“小妮子,我还没 过瘾呢,看来姐姐我得给你下点重的。”只见爱丽丝晃了晃头,能看到她嘴巴处的乳胶开始变薄,就像在不断融化的巧克力,直到露出黑色的乳胶双唇,能看到鲜红的小舌头伸出来舔了舔香唇,然后嘴巴一咕,就像要呕吐一样。噗呲,嘴巴里吐出了个龟头,能看到收缩成甘蔗粗的触手被爱丽丝的小嘴含着。
“对,就这样,戴维,别动。”这个爱丽丝胶奴嘴巴里含着胶奴,能看到她的脖子也很显眼地被撑大了,那个触手从胃里蹿出来,贯通了整个口腔。然而她还能说话,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发声的。
“戴维,对,收缩,对,啊,感觉舒服多了。”本来很粗的触手现在缩小了一半,看起来就像个浇水的皮管,貌似长度也变长了,还从屁股蹿了出来摇头晃脑的。我仔细看了又看,觉得这个触手是一根的,因为虽然两头都是龟头,但是这头伸,那头就会缩,可以确定总长度是不变的。
只见爱丽丝把正在喘息的小丽搂到怀里,在小丽的惊呼中,嘴巴含着触手凑了上去,两个妹子深深地吻在了一起。咕!摄像头正好对着能看到小丽那惊恐的脸,嘴里进去个大鸡鸡,让小丽直推爱丽丝,可是自己根本没力气,下面两个大鸡鸡在互相打架,都硬的不行,小丽的唧唧不断顶着爱丽丝的肚脐,让爱丽丝痒的咯咯直笑,而爱丽丝的大鸡吧长到甚至夹在小丽的乳胶双乳内来回摩擦。
咕!突然小丽眼睛一抽,眼泪都飙出来了,那个爱丽丝屁股上的触手插到自己的屁眼里了,屁眼又涨又痛,这个比李总的唧唧大太多了。
那又热又粗的龟头抽刮着自己的括约肌,把腥臭的李总留下的精液都刮出来了。
恩哼哼!小丽身体顿时没力了,屁眼不断吞吐的触手,并不断来回抽插着自己的肠道,身体感觉越来越热,浑身都被爱丽丝抚摸着,嘴巴和双乳也在被虐待。哼哼,小美女蜷缩在爱丽丝的怀里,身体直哆嗦。
哧!一声轻响。咕呜!小美女身体一抖,然后鼻子里喷出了白白的浊液,含着触手的小嘴边缘管不住喉咙里的大量触手精,浊液不断从嘴缝溢了出来。肚子突然的膨胀让自己毫无赘肉的乳胶小蛮腰肚子都鼓起来了。
“嘘!千万不要浪费,忍着,这对你有好处。小丽,你是个好姑娘,其实戴维身体里还酝酿着颗受精卵,就送给你吧,把它养大,这是你得到自由唯一的途径。接下来忍忍,我给你补充下魔能来活化下触手卵的孵化时间。”这个爱丽丝说话声音也太大了吧,我居然能听的一清二楚。我猜想也许是她故意说给别人听的吧。
“当触手成熟并和你结合为一体的时候,你身体的契约会被触手吸收,除了触手,胶奴本身将不会被契约所被控制了,这千万不要和任何人说,这是只有二级胶奴知道的秘密。”
咕~~也不知道怀里的胶奴小丽有没有听到,此时爱丽丝已经整个压在她身上了,两个肥大的乳胶屁股不断撞击着,爱丽丝那巨大的乳胶马屌整个地进入了小丽的鲍穴内,每次插入,都深深地到底,两个鲍穴碰撞喷出难以置信的大量淫水。此时娇小的小丽在双重的抽插下不断膨胀收缩着,小小的体格承受着难以忍受的扩展,但是爱丽丝通过什么办法让她居然免疫了那非人的痛苦,反正死死用腿盘着爱丽丝认真享受着。
兹咕~能看到屁眼处的触手身体犹如蛇吞蛋一样,一个圆圆的玩意输进了小丽的肠道内。触手噗地拔了出来,然后小丽屁眼的触手粘液遇到空气,就犹如快干胶一样粘合了起来,把屁眼也封住了。而小丽的嘴巴口腔里也充满的精液,可以说她的体内都被充满了,肚子鼓鼓的犹如一个球。而她的嘴巴在爱丽丝拔出触手后,嘴巴立刻上下被触手精粘了起来,打都打不开,只能含着满满一口直到喉咙的精液,委屈的眼泪都出来了,还好鼻孔喷出的精液快干后都能剥下来,不然非得活活闷死。
马屌剧烈地抽插着床上的洋娃娃,感觉洋娃娃都要破了,但是很不可思议地仍然就是没坏,在进行了数千次的剧烈抽插撞击后,爱丽丝突然一抖身体,把大屌插到小丽的最深处,一波波地精液释放到了小丽那脆弱的子宫,很快就看到小丽的肚子现在足足十月怀胎了。
波~在拔出鸡巴后,爱丽丝看了看不断喷精的小丽的鲍穴,于是捞起屁股上的触手,把龟头对着小丽的鲍穴撸了撸,触手又喷了几次粘液,让小丽的蜜穴都被粘胶粘了起来。
脆弱的小姑娘蜷缩着,浑身的乳胶皮嘎嘎作响,犹如快生的大肚子,里面全是爱丽丝和触手的精液,而且嘴巴,蜜穴和屁眼都被粘合起来了,自己除了呼吸没法动弹了。剧烈的呼吸让鼻子发出滋滋滋尖锐的呼吸声,小丽满头大汗,感觉自己就是个注满了过量液体的球,真的难受死了。
“啊。真的好舒服!不过黏黏的,去洗洗吧。”爱丽丝坐了起来,嘴巴和屁眼的触手刺溜一下都缩了回去,眼见得爱丽丝的脸又恢复了没有五官犹如凸透镜镜面的乳胶头,就像戴着个玻璃头壳。身为女人虽然可以让自己的皮肤通过某种手段一尘不染,但是爱洗澡时天性,于是她轻轻地下床,只留下捂着自己肚子一直在哼哼的小丽。
视频还在播放,能看到房间里浴室的灯亮起来了。
小美看的满脸羞红,而我不时咳嗽着,按着自己那硬的要命的唧唧,真太他妈刺激了。
“没想到这就是二级胶奴。”小美羞的都快坐不住了。
“是啊,感觉已经不像人类了。”我摸着有点长出来的胡须,眼神迷离地思考着,从视频中我得到了海量的机密信息。首先我知道让胶奴摆脱契约的唯一办法,那就是培育触手。从爱丽丝的口气来说,我可以猜想触手成熟了,然后契约自动转换给触手,只要奴自己跑了,不遇到主人,那么主人就拿奴没办法了,因为那时没有契约的自由胶奴完全可以无视之前的所以命令跑得远远的。
原来如此,但是可行度很难啊。能发育的触手卵一般人很难搞到,毕竟黑市百万美金的玩意。
还有爱丽丝说到魔能之类,还有那面具发出的蓝光,感觉就像游戏里的魔法师,越来越多的谜团了。
接下来等了好一会,那哼哼的小丽已经缓过来了,被封住嘴的她只能忍受着不适慢慢钻进被窝,对她这个皮肤是乳胶的女孩来说,有点潮湿的被窝并不难受。
爱丽丝那边的洗浴声终于停下了,能听到她轻快的唱歌声,很快她就拿着毛巾兹咕兹咕地擦着身体,赤裸裸地从浴室出来了。她来到窗前,看到已经躲进被窝的小妮子,微笑着拍拍她的小脸。
“好啦好啦,你放心,明天我会让你的老板把你放回去,理由我会和他说,你就在家慢慢等待卵的孵化,切记,戴上口枷和肛塞,别让它还没发育成熟就跑了,大概一个礼拜你就自由了。可千万别和任何人说哦,这是来自我爱丽丝约翰逊的命令,我今天说的所有话你都不能透露半分,即使你的主人问也不能说。”
眼前的小妮子躲在被窝里,等了一会,点了点头,爱丽丝嘻嘻笑着拍拍她的头,为自己拯救了个少女感到意外的高兴。
今天心情不错呢,黑皮胶娃伸展了下双手,能看到修长的胶躯发出嘎嘎的乳胶拉扯身,从头到脚的乳胶皮死死包裹着每一寸肌肤。
“好了好了,看看小贼留下了什么。”爱丽丝漫步走向那窗户,看了眼,然后说道:“办法你应该都听到了,接下来的路你得靠自己了,你这只偷窥的小贼。”说完窗帘被拉上了。
咳咳,看到这里的视频我都快羞到捂脸了,小美在旁边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我就是这个偷窥的小贼啊。
尴尬过去后,接下来我把夜视仪录的视频也调出来给小美看,小美看到那些运作的高科技机器人平台,被惊呆了,眼看着女人犹如真空袋里的咸鱼一样被真空保存,一个个塞进罐子里。这简直就是不把人当人啊。我和小美商量了下,决定还是把这些资料整合了送去警察局。那十几个女人的手机和资料被打包送到了保安的桌子前,签收人依旧是路人甲小王。
此时小美仍然在反复查看着视频,希望挖掘出更多的线索。
“真奇怪……这个二级胶奴爱丽丝好像知道你在旁边一样,声音那么大,而且她说的话似乎就是给你听的,她凭什么帮你。”小美突然问道。
我怎么知道!只能伸手表示no.
我咳了咳,然后拿出了我的战利品。
只见一个看起来做工非常精致的正方形铝合金盒子,上面有着扣锁,在盒子的上面有着kv集团的激光雕刻标志,在侧面还有英文的说明和编码。
“你知道这个是什么么?”我拿着这个盒子炫耀着。
当小美知道这个就是那个原始版契约胶皮,她的眼睛瞪的和铜铃一样。
“说,你是不是有我还不够,还想找新欢?你倒是想给自己找哪个姑娘做你的奴?想左拥右抱么?”
小姑娘在想什么啊!!我还没来得及张口,腰间的肉就给死死捏住,扭动,痛的我直哼哼。
“别误会别误会!我这个只是顺手拿来的样品,给你保管的!”我赶紧把住小美的手臂,入手滑腻的乳胶质感,两人脸都一红,你情我意的,我们互相之间都心知肚明。而且因为胶奴主仆关系,小美就像想通了,也不要什么名分,没事就勾引我。
但是我心里一直有晴雪这个未解疙瘩,所以一直不敢真正的完全接受小美,因为她在我心里是我黑暗中的天使。
箱子被放进特制的防信号保险箱内,以防被追查,虽然我这开着信号屏蔽器,但是以防万一么。
那几个熟化的祭品石球和那不知道什么用处的药剂我也交给了小美,等有了线索可以试试献祭。
鱿鱼草和六子,说到六子的事小美笑的前开后合,但是也很担心我会不会受伤,至于鱿鱼草再次给小美带来了震撼。
“这个草说是植物又有会动的触须,说动物又有叶子根须,这绝对是未被发现的生命。”至于这个盒子上写着魔药材料。魔药是什么?魔法师的药?我和小美面面相窥,完全不懂。
事情都完了,而我也啪啪啪地忙碌着自己的事,这几天的忙碌让我完全摒弃了我原来的社交圈,而小美代理着我的日常。
此时小美看到背着我认真研究资料的样子,暗暗叹了口气,想说的还是没说出来,毕竟阿浩他刚看到了渺茫的希望,自己不希望给他太大的刺激。
阿浩的邮箱里,已经来了一封来自国外的邮件,邮件来人就是晴雪的账号。
过了几天小美告诉我果然洗浴城发生了惊天大案,那个外国kv集团设立在洗浴城七楼的私人医院被查封,受拐的少女都被救了回来,但是这个事很快就被掐下去了,媒体也没曝光。听说上面有人施加压力,而且那设备也被kv集团称作医疗机械,甚至连医院的重症确诊书都搞来了,那些被拐的少女获救后都被kv集团代表说是自愿被治疗的病人。也不知道那些少女被洗脑连续超过两天人会怎么样,至少能离开那个魔窟,我也只能暗暗为那些少女祝福。
洗浴城,小丽已经和爱丽丝一起离开了,爱丽丝表示想让小丽最为侍女,等下次回国内会还给龅牙强,龅牙强敢怒不敢言,而他后面的胶奴小青一脸的羡慕。
而小丽躲闪着龅牙强的眼神,赶紧跟着离开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