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不由己的乳胶 – 6

现在我每晚都都会去张大哥那,每次他交代的事我都会做的很完美,这让他对我刮目相看。不过他如果提出略微过分的要求我都找理由谢绝了,这给他带来种这小子很有个性的感觉。因为我毕竟是很有能力的新人,他也不好杀鸡取卵。我也在他那得到了很多关于乳胶神教的各种秘辛。
明天我将前往云南一个深山里的神秘谷,张老大派我去那完成取药草的任务,这对他非常重要而我也欣然接受。为此小美义不容辞地辞职要和我一起去。
我此时正一口接一口地吸着烟,在电脑上俨然是邮箱那新来的视频,我已经看了nn遍了。小美正陪着我,善良的她还是把这个告诉了我。
我再次点击了邮件里的视频。
“亲爱的对不起,我太冲动了,上次的不辞而别是我一时的冲动,希望你能原谅我,我被骗了,现在无缘无故欠了公司三个多亿美金,每天都得努力工作还钱,你是我的老公,公司要整你,所以我和你分手,否则他们会害你,呜呜。”能看到视频里的晴雪捂着脸直哭,看起来她是偷偷用手机拍的视频。能看到她是躲在洗手间内,不时还停下来听听外面的动静。
此时此刻我被气的咬牙切齿,不管真假,这都是仙人跳的典型案例。
小美尴尬地离我远点,然后她欲言而止。
“说吧,小美,你说说你的想法。”我重新点起一支烟,手指微微颤抖着,心如刀割。
“阿皓你不觉得奇怪吗,你其实知道晴雪已经变成和我一样的契约胶奴,按理说他是完全不能反抗约翰的,但是她现在表现的很反常。”
我沉默了会,才低沉地开口。
“我和她好几年了,怎么会不知道,她这些都是演戏,老约翰明摆着要整我。但是我现在可以确定约翰他并不知道,其实我已经知道了关于晴雪已经被契约乳胶改造的事实。”我把烟一丢。
“如果契约胶奴的事一曝光,晴雪不但不会和我联系,反而会销声匿迹。现在这么反常,可以肯定约翰他有所目的。他想让我还抱有希望,可以肯定他会有下一次的行动。”
我心里有点大概的想法。这个估计就是约翰的阳谋吧。看着视频里那在演戏的老婆,我摸摸视频,老婆那哀求而又绝望的眼神,让我痛苦不堪。通过和小美以及其他胶奴的试验,我有了丰富的经验,现在我能看懂,胶奴被控制的是身体和行为而不是思想,除非遇到冲突的指令才会像机器人一样,否则会让人感觉很违和,现在晴雪这明显就是被威胁不得而为的行动,不知道被什么给威胁而做出违背本心的事,而且在强制命令下还不能掀桌子,这痛苦可想而知。
“对了,晴雪那不是还有几个一起去国外的同事么,我们最好去调查下。”
嗯,小雪仔细记下我说的想法,接下来就是实行。
在大洋的彼岸,晴雪正衣衫褴褛地蜷缩在房间角落,老约翰发泄后正穿着衣服,面带红光地笑着,摇摇头开心地离开,能看到地上留着一支陌生的药剂针,里面的药剂已经空了,而穿着被扯破丝袜的女人正抱着腿躲在阴影里,雪白的裸露大腿带着破丝袜在空气中特亮,能看到大腿带着乳胶的反光,还有上面遗留的丝丝液体白痕。被比毒品还要强力无数倍的高级淫药控制的身体颤抖着。
少女默默地低低唸蹈着。“让我死吧……对不起……阿皓。”一滴滴的眼泪不断滴落,从下巴滑落滴在胸部,发出轻微的哒哒声。
因为淫药仍然在起作用,少女不时颤抖着身体,发出轻微的忍耐哼哼声,小嘴不时哈出火热的呼吸。美丽的脚趾仍然包裹在破烂的肉丝袜里,但是能看到她的脚趾在不安分地扭动着。乳胶脚趾之间的摩擦不断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嗯哼哼!少女突然抖了抖身体,然后肚子那里和屁股那噗滋滋的声音,有什么又泄出来了。
呜,少女难为情地蜷缩地更紧了,她把头靠在双膝处,轻轻哼着,忍受着一波波的难以忍受的快感,双腿夹的紧紧的,不时难以抑制的娇喘从小嘴吐出。
“我……背叛了自己的思想,居然……居然……”少女边忍受着身体无比的饥渴和那一波波的快感,一般轻轻而又无助地哭着。
肉体被药物控制,然后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听话地按照这个老头的要求自拍了视频,只为了打一针。那种起了药瘾的剧烈性饥渴,地狱般地难以忍受,也许再过一会,灵魂都会堕落吧。一想起那种难受的恨不得死去的空虚和饥渴,她觉得让自己做任何事自己都会愿意的。
老约翰的命令也让自己无从反抗,这等于双保险,自己录像的时候不是想偷偷表达下,但是一起了反抗的念头,心底里那种强到极致的预警,感觉违约会发生什么非常可怕的事,剧烈的恐惧,就好像面对魔鬼那样无比的恐惧,让自己都无法呼吸了,胆小的自己还是妥协了,不敢违约。其实明雪不知道,所有的契约胶奴根本不会反抗主人的命令,契约的力量是绝对的。
“呜呜,我这是做了什么啊……”少女捂着脸,再一次的泄了后瘫软在地上,身体紧紧蜷缩了起来,整个人躲在了阴影里,小手忍不住伸进裙内,哭泣着开始玩弄自己。
……对不起……对不起……皓。嗯哼哼……

今晚,我送走了小美,然后独自走在河边散散心,每次遇到棘手的事我都会在这独自逛逛,这个景观河旁有着有道和座椅,一排排暗淡温暖的路灯下,偶尔有情侣在一起聊天约会,然后偷偷躲到后面的小树丛里嘿嘿。
现在已经很晚了,而我无聊地吸着烟,走在这个河边的小道上,即使抽了半包烟,已经静临半夜,也没有什么人了,奇怪,那些情侣装怎么一个也没碰到,我掏出手机,看到了上次约炮的胶奴,想想还是算了。
呜,那边传来一个喝醉酒的男人的声音。他慢慢从我面前走过,我看到那低垂而又憔悴的脸,感觉好熟悉,这是谁……是……是我的高中同学,去年还和他经常在网上聊天,后来不知怎么的他就不经常上线了。
啊,啊喂!张云!我张了张嘴,但是没发出声音,起来上前抓住他的胳膊。
赫……突然一种电流一般的触感,我脑海中突然听到了那契约的声音,中性而又带着威严。
“无主胶奴第843次惩罚,惩罚倒计时3分22秒。”这就是我所听到的。
不……不会吧!我闪电般地松开了他的手。男人被我抓了手,慢慢犹如丧尸一样转过身来。
只见他一股熬夜加班的惨状,眉清目秀的脸居然和去年见面不一样了,变得有点小帅,皮肤也好的不行。赫,网号骷髅的程序猿从嘴里慢慢吐出败者的气息,犹如尸体一样毫无活力。
“张……张云……是……是你么。”我伸了伸手。
“阿皓……是……是你。”男人突然眼睛一缩,慌慌张张地想走,但是他身体无力地晃动着,然后左脚挂右脚摔倒在地上。
“别……别过来。”慌张的他看到了我,不断囔囔着让我走。
“不,不,让我一个人静静。”看来确实是张云我的同学。
“你看起来不太舒服,我……”我伸手把住了他那不断晃动躲闪的手。那熟悉的声音又出现在脑海里。
倒计时4.3.2.1
嗯?突然一片寂静,就好像失时空停滞了,一切都变成那种失真的色彩。对面我握着的已经不是张云了,而是个穿着张云那宽大衣服的娇小女孩,只见她长的超像她的极品萝莉妹妹。只有160的娇小纤嫩身躯躲在宽大的男人衣衫内,头发已经变成绿色的长长的双马尾,可爱的小脸蛋红扑扑的,大眼睛可以萌死人,这……这不是那个日本卡通偶像初音未来么。而且并不是那种卡通脸,而是真人化的可爱模样,能看到她的皮肤都是乳胶的材质,雪白的皮肤被封闭在透明乳胶下面。而且我发现她脖子那和下身乳胶皮肤有着很大区别,脖子以下的都是那种灰褐色的半透明乳胶皮,而脖子以上则是透明的,当然,所有的乳胶皮都是一体的,永久地包裹着这个美丽的双马尾妹子。

“不……不要啊……救……救命……噫!”颤抖的双马尾少女突然像雕塑一样不动,一瞬间我觉得就像过去了几十年,这感觉就像看快进的视频。能看到周围景色不断变化,周围的小数变高大,绿色的花草发芽生长再枯黄,快速地不断循环着。
然后我一个激灵松开了少女的乳胶小手。顿时我的视觉里那种变味的色彩一瞬间又恢复了彩色。
而我面前的少女依然是那个乳胶偶像少女,但是她穿着张云的宽大衣服,已经蜷缩起来了。
我伸手碰到了她,那失真的快进视觉又回来了,而她就犹如受惊的小猫一样一颤,然后呜咽起来了。
“不……不要了……呜呜。”我把这紧紧闭着眼睛的乳胶少女抱到一片草坪上,好轻啊。乳胶皮肤也好滑。
然后把我的外套披在她身上,在旁边的座椅上继续吸着烟。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吧,少女慢慢撑着手想要爬起来,但是无力的身体又啪嗒一下软倒了。
“张云,我是李明浩,我看到你现在这个模样了。”我头也没回,慢慢说道。
“呜……阿皓,你……唉”少女可怜兮兮地垂下了头,她用力翻转痛苦透支的身体,然后抱着膝盖蹲在地上不作声了。
“能告诉我你发生了什么吗,难道去了泰国,呵呵。”我干笑着想安慰她。
“如果真只是去泰国变性就好了,我现在就是个失去自由的尸体。”少女带着哭腔自潮着。
“要来只烟么,来轻松下。”我拿出烟盒,然后顺势坐在她旁边。
我侧眼看看她,只见她的侧脸的乳胶皮肤在地坪灯那暗淡的灯光下格外的反光闪亮,脖子以下很突兀而又漂亮的灰褐色乳胶皮肤让下面的真实皮肤若隐若现,勾的我眼睛都不能转。我看着她不时啊啊啊的轻轻娇喘,犹如精灵的她让我心头一抖,不愧是日本的国民偶像,这魅力真是非凡。
“我这不是变性,本来以为是犹如小说主角一样的变身机遇,结果是个永远无法摆脱的密封监狱。”少女摇摇头,拒绝了我的烟。
“你是张云么?你可是个多年的老烟枪啊。”我看到她推烟,诧异极了。
“没用的,自从我得到这个所谓的契约胶皮,我就再也没有感觉到烟的那种好味道。”
既然是多年的好友,我们很快就无话不说了。
张云是去年得到这个皮的,当时他在出租屋内正在一个人夜深人静地看嘿嘿小说,没有买到回家的火车票的他打算等过了这个时间段再坐车回老家,而身在京都但是已经过年了,大量的外来人口都回老家了。周围以往喧闹的商铺人群一个也不见,寂静的像个鬼城。
正当看着乳胶文撸的爽的张云听到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刹车声,然后碰的一声巨响,过了一会,有人开门下车,然后又上车启动车走了。
张云他关了灯,偷偷谨慎地打开门看看,此时已经的出租屋是单间的廉价公租楼,而自己住在二楼,于是自己开门在走廊里看外面,只看见那边地上躺着个女的女的趴在地上,血流了一地,女的一动不动,看来不行了。而自己又怕惹事上身,于是想着先看看再报警。
可是接下来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女尸开始剥皮,半透明的人皮自己立了起来,而女尸的衣服都突然被人皮崩烂了,那个透明人皮慢慢又变成了那个女人的模样,是附近那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失足女爱内希。那个皮就像充气一样变成了内里也是半透明的爱内希。蒙蒙浓浓的,而这时迷茫的爱内希突然和张云对了眼。
“我的妈呀,鬼!”张云连滚带爬地跑回去了,把门锁死,拿起电话,但是怎么也没法电话报警,因为有什么在撞门。
谈到这,少女懊悔地敲着自己的头。
“我当时要是坚持不开就好了。唉。”
当时那撞击声只一会就停了,等了好一会,张云看了看窗外,没有动静,于是好奇地想看看外面,偷偷的打开门后,最让自己懊悔的事发生了。门被那人皮顶住关不上了。
“接下来,我被那中空的透明乳胶包了,我听到脑海中让我等待主人,可是我那时方圆几公里一个人也没,于是到了时间,我就成了无主胶奴。”少女擦了擦眼泪。
无主胶奴什么鬼,我目瞪口呆。
无主胶奴就是在倒计时没有遇到主人的胶奴。
“唉!没有主人不是好事么?”我想到我遇到的那些契约胶奴,很少有好主人,都很过分。
“我当时也那么想,给自己找个主人简直就是找不自在,立刻拒绝了。没想到再次重置签约的时间是三年后,他妈还有两年多。”
“你不知道,没有主人元精时刻补充的话,这个没签契约的胶皮的需求是双倍,惩罚也来的特快。我要再熬俩年,然后特么还要给自己找个主人……”
??我一头雾水,需求我知道,小美就是要经常食精,惩罚是怎么回事我倒不知道。
既然张云都这样了,我也就把契约胶奴的事大概和她讲了讲,面前的小美女听到那些不堪入目的事眼睛瞪的铜铃一样。
“这皮一辈子脱不了了?我他妈……”少女郁闷的可以。
“还会长出双性器官这事我早就知道了,因为我现在就是双性人…都不知道玩了多少次了…”少女直叹气。我很是好奇男生变的胶奴是什么样。至少现在这样子充满了异次元的感觉。
“对了你怎么变这副模样。”这变化变的已经非人类了。
“我他妈哪知道,不过我以前确实痴迷初音未来,结果慢慢就变成这样了。”面前这个乳胶女孩啪嗒啪嗒地抽着烟,但是奇怪的味觉让她皱起了眉头。
“那你还能变回去么?”我问到,但是她红着脸摇摇头。
“没带元精,现在没能量。呜,不对,刚被惩罚,现在透支了。”少女突然捂着肚子低着头,蹲着直哼哼。
我看她满头大汗,面色潮红地蹲着,能看到她的乳胶秀颈,那完美的曲线让我不由得多瞟了几眼。衣服里面是中空的,居然没戴bar呢。
“阿,阿皓,今天的事别告诉任何人,我从没和别人说过,还……还有……弄点元精给我……快,惩罚还有15分钟又要来了,呜,快……”少女带着哭腔哀求着,呜地捂着脸,羞愧欲死。
我问了元精后无语了,就和小美一样要吃精啊。我在垃圾桶翻找了下,找了个小瓶子拿去河边上洗干净。
然后躲到树后面。
过了一会。我拿着瓶子出来了,撸管太多会肾亏啊。我敲敲自己酸疼的腰,把瓶子送过去。
“怎么这么香?”少女一个激灵,然后死死盯着我……的手里的瓶子。
听到这话我脸开始扭曲了,我发现我的元精对任何胶奴都有强烈的味觉吸引哈。难道这是我天赋异禀?
看着面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少女拿着瓶子一小口一小口陶醉地舔吃着白色牛奶的样了,我赶快不看了,那小舌头看起来超有诱惑力的说。
也没多少的一小小瓶精液给她吃完了,她意犹未尽地舔着瓶子。
“感觉活过来了……大难不死啊,这次惩罚太可怕了。”我眼看着张云慢慢又和充气一样变回了那个男人模样,娇小的乳胶皮肤初音未来又隐藏在了这个男人壳内。
“我送你回去吧。”
眼前这个过劳男犹豫了下,还是点点头。
把张云的自行车放在后备箱,然后我们一起驱车来到了张云现在的家,郊区的一个旧民宿。
“这个楼的主人都出国移民了,所以我把这个等于无主的楼给买了下来,而且周围也没啥人,这里大多都搬到新城区了,留下的都是老头老太。”我把车停好,然后和张云进去这个有着院子大门的三层旧小楼。他居然还养着马。我在院子里看到一个简易的马棚,有匹黑马在里面嚼豆子。
“爱奇爱美,到旁边去。”一进门就是两条巨大的公狗,让我赫地一惊。左边这条大黑狗油光光的,另一条是很漂亮的牧羊犬。
两只大狗围着主人直转,黑狗鼻子一直盯着主人的屁股闻个不停,而牧羊犬更过分,挤开黑狗,两条前腿就想往主人腰上搭,红红的狗屌晃动着就像个腊肠。
“嘿!今天可是有客人的,给我滚那边去。”两条大狗嗷呜一声跑掉了。
呵呵,我干笑着,和他去二楼。一楼是普通的客厅和厨房,而等我登上二楼,满墙不断闪烁工作的电脑设备让我眼前一亮。
我坐在旁边的茶几前,面前张云给我倒上白开水。
“这就是我的工作室,我其实是程序猿,就是专门给企业做外包和补漏洞的。虽然不是什么很厉害的个体户,但是至少还能养活自己。”
既然让我撞到了最核心的秘密,而且还知道我就有个契约胶奴后,张云也就不忌讳了,多年的交情让我们俩无话不说。
张云也红着脸让我看了他三楼的调教室。只见满墙贴满各种初音未来的各种卡通海报。
“噫?你还迷这个,都多少年了啊。”我惊呼道。
“这永远是我老婆,虽然我现在变成了我老婆的模样,但是我对她的爱是永远不会吧变的。”这个死宅说的话让人无法回驳,啧。
房间里很多特殊道具,床上除了初音未来的等身大抱枕,还有有自动抽插的炮机摆在床前。我上前看到衣架上挂了那初音未来标志性的一套短裙短袖和长筒袜。还玩Cosplay!
接下来我在书架上看到了各种初音的手办,在旁边的电脑桌上放着ps4和笔记本,一堆的各种有初音的游戏盘叠在一起。这个电脑椅怎么感觉不对。喔霍!!???
只见这是个下面有抽插马达的椅子,能看到塑料椅子上被挖了三个洞,一细两粗的阳具插在上面,开动就能噗噗噗地来回循环。这个好好的电脑椅都给玩坏了的说哈哈。
这些设备各种玩法让我大开眼界。而且听说就是张云设计的,而且卖的还不错!
接下来我再三恳求下,她同意让我看看胶奴的不同。
果然……大鸡鸡是有睾丸的,能看到睾丸也被包在乳胶里,就像两个和皮肤同色的光滑乳胶球,还有鸡鸡下面也有了女孩子的蜜穴。不过屁眼那是肛塞?
“呜,没办法,昨晚给狗狗玩的太狠,缩不起来了。”小美女超级不好意思。赶紧放下衣服。
“我就不留你晚饭了……因为家里只有狗粮。”冰箱里都是一小瓶一小瓶的密封玻璃罐,是什么我懂。
我们谈到了狗狗和那匹叫捷克的公马。
这个乳胶偶像的生活么,没事就骑马出去溜溜,有事么晚上就被狗和马骑。咳咳。
“妈的,刚开始觉得巨恶心,但是后面也就无所谓了,总比那些卖的好。”张云开始自己的工作,他居然还能一心二用和我谈话,此时的她已经变回那乳胶初音未来的模样,可爱的她晃动着双马尾,啪嗒啪嗒地敲打着代码。“还好养了捷克,每天的量够我吃的了,至于这两条天天发情的狗聊胜于无。”小美女停下了自己纤细的乳胶手指。此时她已经穿上了那套初音的甩葱歌的衣裙,穿着长筒袜的她用力伸了个懒腰,浑身的乳胶皮嘎嘎作响。
“唯一变成这样的好处就是变聪明了,我现在工作起来很轻松,身体的耐力也很高,就是时不时要补充元精。”少女拿着从冰箱拿出来的玻璃瓶用吸管吸着。“啊,吃了你的元精,再吃这个感觉就像白开水一样啊啊啊啊。”少女捂着头啊啊啊啊叫着。“我以后吃不到怎么办……”
我接下来看到她的副职了,那就是网红主播。只见她把皮肤模拟正常肤色后,打开摄像头,对着电脑各种搔首弄姿,我在旁边也关注了她,然后看到满屏的刷屏。
“我老婆我老婆,跪舔。求抱大腿。送大火箭,求跳甩葱歌。”
真是疯狂的观众,不过这等于原版初音未来了,确实非常美,那种独特的犹如妖精的气质连我看多了都恍神。
“那我先走了。有空再聊。”我想走了。
顿时手机上的刷屏成:“卧槽有男的,是谁,我的天使被玷污啦……fffff ”风向立刻变了。我擦了擦汗,躲闪着小美女那期待的眼神,还是先回去再说。腰疼了。
“各位那是我请来的摄影师,他回去了。”小美女连连摆手解释,然后来自群众各种歪放可以的刷屏。
看起来红的可以哈哈。
我拜托给张云的事她也承下了。那就是追踪我的手机和邮件。那晴雪的视频经过张云的网络搜索可以确认在夏威夷,但是我现在还没有办法去救她,可恶。
回家我把这个事通过加密电话告诉了小美,小美被惊呆了。原来还有无主的胶奴,更要命的是不及时补精的胶奴会受到惩罚。每个都不相同。
我的同学张云受到的是时间的煎熬。身体会体会灵魂崩坏的极端快感,就像那种脑子都要炸掉的快感中,浑身的器官都在饱受无穷无尽的刺激,性器官都在最舒服的最快速抽插中煎熬,肉体被锁死了射精那种来释放的可能,然后身体不能动弹,在虚拟的时空中煎熬整整一年,才把这一年的积累突然全释放出来,那一瞬间少女简直就把自己射成一张皮了。整年的射精冲动让灵魂都崩坏,然后在契约的力量下恢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且一年年的时间被压缩成一瞬间,但是灵魂却实实在在的在时间中度过漫长的岁月,那种剧烈的射精后的空虚让人难受的发疯。灵魂在契约下保护着不被腐化的可能,每次那释放后长达一年时间的痛苦煎熬一分一秒慢慢度过的感受都会留下,但是那种时间感却是一瞬间。她已经经历了八百多次了啊。实打实的感受着八百多年的极欲,难怪这么成熟。初期是一分钟,然后就会慢慢加倍,现在已经是一次一年半的虚拟时间,太可怕了。
那种空虚,比所有手指敲入钉子那种苦痛还要难受,简直恨不得立刻自杀,那种感觉已经超出了人类能达到的极限。张云的眼神里深深的恐惧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